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看點文學 >> 短篇 >> 影視戲曲 >> 【看點】賣柴郎巧結連理(豫劇)

精品 【看點】賣柴郎巧結連理(豫劇) ——新編四場幽默滑稽古裝舞臺劇


作者:楊天杰 進士,7156.62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5625發表時間:2019-10-09 16:02:15

【看點】賣柴郎巧結連理(豫劇)
   胡知縣:(念快板)
   本縣取名叫胡憨,天生就想做大官。長的心眼就不正,小嘴一歪案斷偏。
   兩個老婆來告狀,每人罰她二斤鹽。兩個老頭來告狀,每人罰他兩張鐮。
   二斤鹽和兩張鐮,拿到街上能換錢。兩個小伙來告狀,叫他幫爹種農田。
   兩個姑娘來告狀,叫她幫娘洗衣衫。一男一女來告狀,本縣判其配姻緣。
   反正是我說了算,不管誰冤誰不冤。今日坐在大堂上,沒人告狀圖清閑。
   (白)今日本縣坐在大堂上,不見有人擊鼓來告狀,衙役們,打鐵關門——收攤。老爺要到后堂陪夫人迷西迷西了。(日語;吃飯。)
   二衙役:老爺,你聽,有人擊堂鼓了。咚!咚!咚!
   胡知縣:有人擊堂鼓,本縣還得審案斷案。誰叫八字衙門朝南開,沒理有錢也進來。快傳擊鼓人上堂。
   二衙役:擊鼓人上堂。
   常金祿、常大嫂、常小孬、常翠翠、常玉花、白玉祥:(上,一齊扎跪在大堂)小人名叫常金祿,小人名叫常大嫂,小人名叫常小孬,小人名叫常翠翠。是常玉花鄰居,來出庭作證的。
   胡知縣:你們誰是原告?
   常金祿:常玉花是原告。常玉花,你快說,就說賣柴的漢子行為不軌,想調戲你,叫縣太爺打他一百大板,并罰他坐牢。
   胡知縣:河邊沒青草,不須多嘴驢。誰再多嘴就是欠打。你們當中誰是原告?
   常玉花:老爺,民女是原告。民女取名叫常玉花,狀告這位賣柴的大哥。(指著白玉祥)
   胡知縣:原告,抬起頭來說話。
   常玉花:民婦常玉花不敢抬頭看老爺,要被挖眼睛的。
   胡知縣:抬起頭說話,本縣恕你無罪。
   常玉花:謝過大老爺。(慢慢地抬起頭來)
   胡知縣:(旁白)啊!好漂亮的少婦。不用說,一定是個水性揚花的淫婦。常玉花,呈上狀紙來。
   常玉花:稟老爺,事情就是今兒早發生的,時間還不到兩個時辰,還未來得及請人寫狀紙。
   胡知縣:常玉花,你狀告賣柴的大哥,他叫什么名字?
   常玉花:稟老爺,民婦不知道賣柴的大哥叫什么名字。
   胡知縣:常玉花,你狀告賣柴的椎夫何事?慢慢講。
   常玉花:老爺,您聽去了。(唱)
   時間就在今兒早,
   賣柴的大哥偷了奴家褲一條。
   所以嘛,民婦來上告,
   告這位大哥心眼孬。
   老爺嘞,或者叫他賠俺褲,
   或者罰他出錢鈔。
   或者打他四十板,
   或者罰他坐大牢。
   胡知縣:常玉花,(唱)
   你說丟了褲一條,
   有誰作證快快把話描。
   沒有證人是胡告,
   你趕快快給本縣說根苗。
   常玉花:稟老爺,(唱)
   鄰居都在睡大覺,
   這事兒沒人知根苗。
   小奴家說的都是實情話,
   真實話說的不差半分毫。
   請老爺明斷褲子案,
   請老爺要為民婦撐撐腰。
   胡知縣:(唱)
   你家里還有什么人知曉,
   趕快給本縣說根苗。
   要知道你現在是原告,
   沒證人誣告反坐要坐牢。
   常玉花:(唱)
   我婆婆恐怕她也不知道,
   我婆媳都是寡婦受煎熬。
   小奴家寡居好幾年,
   窮得奴家沒柴燒。
   (白)稟老爺,家里還有婆婆一人,奴家起早去買柴,婆婆身體不好,又沒有其他人,所以嘛,提供不出見證人。
   胡知縣:常玉花,你家住哪里?婆婆叫什么名字?
   常玉花:稟老爺,奴家住在城北街柳樹灞,婆婆取名叫桑林娜。今年五十一歲,婆婆是老寡婦,小奴家是小寡婦,奴家除了寡婦就是寡婦,鄰居都稱奴家是寡婦世家,寡婦窩,長就的寡婦臉,住的是寡婦房。婆媳相依為命過日子。
   胡知縣:二捕快聽令,速去柳樹灞傳常玉花的婆婆到堂聽審。
   二捕快:是。(下)
   胡知縣:賣柴的樵夫,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白玉祥:稟老爺,小人取名叫白玉祥,家住城西山區白家莊。
   胡知縣:今年多大了?
   白玉祥:稟老爺,小民今年二十八歲。
   胡知縣:白玉祥,本縣問你,你為何清早偷人家年輕寡婦的褲子,你到底心懷何意?
   白玉祥:(唱)
   大老爺你斷案賽包公,
   你聽小人把話說分明。
   小民家住山區比較窮,
   靠著種田賣柴度營生。
   雞叫頭遍挑柴出了村,
   一心賣柴進縣城。
   身上就穿著一條褲,
   穿爛了還得自己縫。
   挑柴走路幾十里,
   穿山越嶺過山峰。
   如果說這條褲子是偷寡婦的?
   大老爺你想想可能不可能。
   小人我不可能光著屁股來縣城,
   赤著身進城算哪宗?
   (白)大老爺,小民就穿著一條褲子,如果說小民偷了寡婦的褲子,那么我走幾十里路能不穿褲子嗎?
   胡知縣:(唱)
   樵夫挑柴把路行,
   他光著屁股進城不可能。
   樵夫就穿一條褲,
   說他偷褲不合情。
   常玉花告他偷褲子,
   這彎彎到底在哪里擰。
   常玉花告樵夫偷了她的褲,
   這事兒本縣也難查清。
   老爺我還得把寡婦問,
   要叫她一一說分明。
   (白)常玉花,你說樵夫偷了你的褲子,是你親手抓著的,還是你親眼瞧見的,還是你心里想象的,還是你胡編亂造的?要說清楚。
   常玉花:賣柴的大哥身上穿的就是奴家的褲子。一點也不冤枉他,只是他不承認罷啦。
   胡知縣:常金祿,你來作證,你看見樵夫偷寡婦的褲子了沒有?
   常金祿:老爺,小民沒有看見,是聽常玉花說的。
   胡知縣:常大嫂,你來作證,你瞧見樵夫偷寡婦的褲子了沒有?
   常大嫂:稟老爺,民婦沒有看到,是聽常玉花說的。
   胡知縣:常小孬、常翠翠,你倆誰瞧見樵夫偷寡婦的褲子了?
   常小孬、常翠翠:小民沒有看到。
   二捕快:(上,帶常玉花婆婆桑林娜到大堂)回老爺,桑林娜帶到。
   胡知縣:桑林娜,本縣問你,你兒媳婦說樵夫偷了她一條褲子,你一著在家里,你瞧見樵夫偷你兒媳婦的褲子了沒有,如實講。
   桑林娜:(扎跪在大堂)回老爺,民婦在堂屋睡,兒媳婦在東屋睡,民婦沒有瞧見樵夫偷褲子。
   胡知縣:這就奇了。常玉花一口咬定是樵夫偷了她的褲子,樵夫就穿一條褲子,說他偷又沒證據。(唱)
   這樁案可難壞了本縣我,
   丟褲、偷褲可不好說。
   他倆人各說各有理,
   本縣我一時也難定奪。
   要想把這褲子一案破,
   我還得再問寡婦女嬌娥。
   (白)常玉花,本縣再問你,樵夫身上穿的褲,你能肯定是樵夫偷你的嗎?
   常玉花:能。賣柴的大哥穿的就是奴家的褲。
   胡知縣:白玉祥,你到底偷沒偷寡婦的褲?
   白玉祥:稟老爺,小民沒偷寡婦的褲。說我偷褲冤枉。
   常玉花:賣柴的大哥偷了奴家的褲。
   白玉祥:小民沒偷她的褲。
   常玉花:是你偷了我的褲(指著白玉祥)。
   白玉祥:我沒偷,我沒偷,我還是沒有偷——
   胡知縣:你們別吵了。原告一口咬定被告偷了她的褲,被告一口咬定他沒偷,難道是老爺我偷了寡婦的褲子了嘛。
   (唱)
   原被告大堂鬧不休,
   氣得本縣心里如同鞭子抽。
   她一口咬定是他偷,
   他一口咬定他沒偷,
   到底偷與沒有偷,
   到底真偷是假偷。
   老爺我審案就審偷,
   還非得審清這個偷。
   論人證物證都沒有?
   偷沒偷,本縣我忽有一計在心頭。
   我把驚堂木猛一拍,
   我看你倆誰敢牛。
   “啪——”
   (白)常玉花,你告白玉祥偷了你的褲子,你的褲子上有啥標記?有何物作證?如果講不出來,你不但要承擔敗訴的全部責任,而且還得罰你。要重打你四十大板,叫你白嫩嫩的皮膚流出紅凌凌的鮮血。你就如實講吧。
   常玉花:(唱)
   小奴家一聽羞答答,
   要不說庶民要挨罰。
   我只得有啥就說啥,
   還得把鐵的證據拿。
   想到此奴家啟開櫻桃口,
   大老爺,你聽奴家把實情拉。
   小奴家那天來例假,
   褲襠里一片紅血如彩霞。
   褲襠里縫有一塊長紅布,
   敬請老爺詳細查。
   小奴家三三加一說的都是實情話,
   如有假民婦愿受罰。
   白玉祥:(唱)
   我一聽寡婦說根芽,
   可把小人嚇驚煞。
   如果老爺要真查,
   有小人這回要抓瞎。
   我以前供的是假話,
   這一回難免得受關押。
   (旁白)我還得存有僥幸心理,萬一要是褲襠里沒有紅布呢?
   胡知縣:二捕快聽令,把白玉祥押進暗室,叫他脫下褲子檢查驗證。
   二捕快:是。(把白玉祥押下,轉而上)回老爺,經驗證,白玉祥穿的褲子褲襠里果然有塊紅布縫著。
   胡知縣:(啪!大拍一聲驚堂木,手指著白玉祥)好你個刁民,偷了人家良婦的花褲子,還想抵賴!看來你的皮肢是癢癢了。要知道老爺的刑具也不是吃素的,這一回可不能叫它閑著。二衙役聽令,給偷女人褲子的偷褲賊白玉祥動刑!而且要動大刑。
   二衙役:老爺,咋動大刑?是打板子呀還是壓杠子,是拉拶子呀還是燙肚子?
   胡知縣:大姑娘買假發——隨便吧。
   白玉祥:(旁白)常言說:光棍不吃眼前虧。我還是招了吧。(想到這里開口說)請老爺不要動刑,小民愿招,小民愿招。
   胡知縣:既然愿招,暫且先不動刑。白玉祥,如果你敢說半句瞎話,老爺的刑具還是要用的。
   白玉祥:大老爺,您老聽好了。(唱)
   小人取名白玉祥,
   家住西山白家莊。
   今兒天雞叫頭遍起了床,
   穿的一身舊衣裳。
   挑柴走到十里橋,
   汗流浹背濕脊梁。
   脫下來褲褂擰干在柴上晾,
   光著身走路圖清涼,
   沒想到大風刮的風飄蕩,
   刮走了我的濕衣裳。
   本想著進城借衣裳,
   借衣裳進城賣柴也裝光。
   沒想到光著身走到半路上,
   來了買柴的大嫂女嬌娘。
   我害羞左遮右也擋,
   哄著她走到她家大門旁。
   哄著她借秤稱柴火,
   趁著她大意沒提防。
   溜進她家東屋偷了她褲子,
   那時節心里太慌張。
   繩子上偷條褲子穿身上,
   趕緊的穿好遮褲襠。
   她發現我偷了她的褲,
   才鬧的告狀闖公堂。
   小人我說的都是實情話,
   可沒有半點偷隱藏。
   (白)大老爺,我咋丟了衣裳,又咋想著借衣裳,可是遇到年輕漂亮的美女常大嫂硬是纏著小人,脫不了身。為了遮丑,才施巧計偷了她的褲子,小人甘愿受罰。是打是罰是坐牢,請老爺定奪。
   胡知縣:(唱)
   本縣一聽真好笑,
   常玉花:(唱)
   我又羞又氣笑彎腰。
   白玉祥:(唱)
   老爺咋判我難預料,
   常大嫂:(唱)
   這褲子偷得真蹊蹺,
   胡知縣:(唱)
   這條褲子偷的巧,
   常玉花:(唱)
   原來是誤會弄得不好瞧。
   白玉祥:(唱)
   看來我這回要糟糕,
   常大嫂:(唱)
   賣柴的樵夫也不孬。
   常玉花:(旁白)我看著賣柴的大哥憨厚可愛又可憐,不由得小奴家產生了同情心。(想到這里就說)大老爺,原來事出有因,情有可原,誤會了。小奴家俺不告了。賣柴的大哥穿著女人褲子也不雅觀,我送他一身男人衣裳好了。
   胡知縣:白玉祥,本縣問你,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白玉祥:大老爺,我家只有一個老父親,今年五十三歲,他叫白永祿。小人我一人做事一你當,我不能連累我可憐的老父親。偷褲子與我父親可無關。
   胡知縣:二捕快聽令,騎快馬到白家莊傳白永祿到堂。
   二捕快:是。(下)
   白玉祥:(旁白)這回可壞了,我賣柴遇到天熱,丟了衣裳,偷人家女人褲子,不但丟人敗興,還要連累老父親。唉!趕會走失爹——丟了大人啦。
   常玉花:(旁白)這位賣柴的大哥,不但模樣好,還能干,假如——奴家不敢往下想。
   二捕快:(上)回老爺,白永祿被帶到。
   胡知縣:白永祿,本縣問你,你家里還有什么人?
   白永祿:稟老爺,小民命苦,妻子早逝,就小人與犬子白玉祥相依為命。前些年,好不容易給兒子尋了房媳婦,還沒生孫子,兒媳婦砍柴摔下懸崖甩手先走了。可憐可憐我兒子吧,不要叫他坐牢。
   胡知縣:(旁白)這事兒出得也真蹊蹺。因為一條褲子,鬧了一場官司。又因賣柴,牽動了兩家。老鰥夫,老寡婦,小鰥夫,小寡婦。這兩對男女,年齡相當,都是獨生度日,如果結成一雙一對,豈不更好。美哉!美哉!柳暗花明春正半,珠聯璧合影成雙。(邊說邊用手比劃)堂下等人,你們猜猜老爺我咋下判決?
   白永祿、桑林娜、白玉祥、常玉花等:我等猜不著。
   常大嫂:大老爺,要叫小奴家猜呀,就是一個蘿卜照一個坑,叫他們爺兒倆娶她婆媳倆。兩個家庭合一家,夫唱婦隨樂開花,我給他們拍拍手,滴滴噠噠吹喇叭。
   胡知縣:還是這位常大嫂聰明。人都叫我胡知縣,今日本縣就胡亂判。啪!(胡知縣拍了一聲驚堂木)白永祿、桑林娜、白玉祥、常玉花,你們四位聽老爺下判詞:
   一擔柴草有情緣,一條褲子喜事連。
   我給你們作媒證,兩對夫媳配姻緣。
   回家快把喜事辦,白頭偕老樂永年。
   白永祿、桑林娜、白玉祥、常玉花等:大老爺真英明。
   胡知縣:哈哈哈哈哈哈哈……
  
   【演員亮相(落幕)
   【全劇終

共 12921 字 4 頁 首頁上一頁1234
轉到
【編者按】一場鬧劇變喜劇,定是人間大好事。這幕豫劇講述了年輕樵夫白玉祥進城賣柴,因為汗濕了衣褲,便趁著夜黑天未明,將濕衣褲脫下搭在柴擔上晾著,想等到衣褲經風吹干后,再穿著衣褲進城賣柴。卻不料,只顧趕路的他不知道衣褲何時被風吹掉,等他想著穿衣進城賣柴時,衣褲已不見蹤影。于是他便想進城找朋友借套衣褲。卻不料正在這時碰到了想要買柴的寡婦常玉花,白玉祥生怕常玉花看到他的真相后出丑賣乖,趁著常玉花去鄰居家借秤時,蹓進常玉花東屋偷來晾衣繩上一條花褲子穿在身上,結果被常玉花看破行藏,兩人吵吵鬧鬧被鄰居扭進縣衙大堂,胡知縣審清緣由,當堂作媒,讓白玉祥父子娶了常玉花婆媳二人,成就了一樁美好姻緣。豫劇佳作,推薦共賞。【編輯:湖北武戈】【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110008】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09 16:35:00
  這場鬧劇變喜劇的豫劇,不僅風趣幽默,而且能量積極。欣賞了,問候楊老師!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回復1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0 12:55:09
  感謝湖北武戈老師的費心編審,老師好,辛苦了。
2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10-09 16:57:26
  從小喜歡看豫劇,楊老師寫的這場戲安排巧妙,戲詞適合演唱,語言幽默。欣賞學習了。
只留陽光
回復2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0 12:56:33
  感謝只留陽光社長的熱心關注,社長好,費心了。
3 樓        文友:若海若藍        2019-10-09 20:58:25
  感謝楊老師把俺們河南豫劇發揚光大,在看點的舞臺上演一幕大戲!小生有禮,此致敬禮!
只碼字,不管事,不問事,不惹事。
回復3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0 12:58:26
  感謝若海若藍老師的熱心關注,老師好,費心了。
4 樓        文友:東辰        2019-10-10 13:06:45
  十一剛過,又賞一部大戲占江山峰,楊兄不愧編豫劇圣手,部部精采絕倫。大贊,誠賀。
   一一再拜上楊兄您辛苦了,杯杯斟滿,九杯呈上。與楊兄。
回復4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1 19:02:04
  感謝東辰老師在百忙中熱心關注,老師好,敬酒三杯。
5 樓        文友:東辰        2019-10-10 13:09:05
  兄,首先對您說,對不起來晚了,昨夜九點才得見,高興,腦子糊涂,好累,今才來欣賞,兄見諒。您的儒雅早刻心間,慕也。
回復5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1 19:03:17
  再次感謝東辰老師的熱心關注。老師好,敬酒九杯。
6 樓        文友:東辰        2019-10-10 13:14:56
  一走進兄的大劇,興奮也,豫劇也是我的最愛,賞著兄這奇特良緣,妙思奇想筆墨醉然也,再贊好劇。這從魂魄走出來大戲,歷史那一頁早以放著光彩,再賀兄,寶墨亂長空,白欄早納定。
   拜,拜,拜一一賀,賀,賀!
   再斟滿九杯酒敬楊兄,道一聲辛苦。
回復6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1 19:05:44
  東辰老師,多日不見你的大作了,學生猜測你在編大戲,放原子彈。老師好,敬酒九杯,遙祝秋祺。
7 樓        文友:若海若藍        2019-10-12 00:07:24
  嘿嘿,感謝先生賜稿看點!再把東辰整過來就好了,秋安萬福!
只碼字,不管事,不問事,不惹事。
回復7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2 08:42:07
  再次感謝若海若藍老師的熱心關注,老師好,遙祝秋祺。
8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12 08:04:12
  恭喜佳作斬獲精品,祝賀楊天杰老師的豫劇榮獲精品桂冠!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回復8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2 08:44:40
  感謝湖北武戈老師的熱心關注和鼓勵,評精是老師費心編輯的結果,老師好,遙祝秋祺。
9 樓        文友:五色鮮人掌        2019-10-12 12:12:53
  老師的戲劇,場景安排巧妙,唱詞朗朗上口,人物對話幽默風趣,結局皆大歡喜。滿滿的正能量!學習了。問好老師!
回復9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2 13:06:41
  感謝五色鮮人掌老師的熱心關注和美好評語,老師好,遙祝秋祺。
10 樓        文友:東辰        2019-10-12 20:56:54
  賀,楊兄戲文獲精,兄不愧豫劇編劇泰斗,部部精彩絕倫。當賀當贊。這喜慶日子,敬兄九杯再九杯再再九杯美酒。同醉。
   看點早就仰慕,若藍,武戈老師我最敬仰這有這美女社長及文友們,我會來,也因有您一一若藍。
回復10 樓        文友:楊天杰        2019-10-14 05:23:49
  東辰老師,你真好,時時都關心著學生。學生向你學習,向你致敬,敬你美酒九九八十一杯,叫老師喝個醉,學習李白醉酒詩百篇,出最最最好的好作品。
共 11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