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丹楓詩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楓】肖街紀事(散文)

編輯推薦 【丹楓】肖街紀事(散文)


作者:張尚蘭 白丁,78.2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007發表時間:2019-10-24 22:56:00

【丹楓】肖街紀事(散文)
   拾柿子
  
   七月棗,八月梨,九月的柿子紅了皮。時值農歷九月下旬,正是柿子成熟的季節。我有幸隨安陽市文聯組織的“長篇小說啟動工程”的作家們一起走出鋼筋水泥筑就的城市,來到了太行山皺褶里的一個小山村——林州市合澗鎮的肖街村。
   一進肖街我們便像掉進了柿窩窩。村子周圍、山坡田埂、房前屋后到處都是柿樹,樹齡多在百年以上。他們奇形怪狀、高矮不一、粗細不勻,像一個個世紀老人,飽經滄桑神色凝重地守衛著這片永恒的家園。再往上一看,不由讓人驚喜萬分:風把所有的樹葉都刮跑了,那滿樹的柿子干枝梅似的掛在梢頭,既像一盞盞小小的霓虹燈籠,把這些老眉皺眼、老態龍鐘的老樹打扮得花枝招展、儀態萬方,活像城里那些跳舞扭秧歌的老頭兒、老太太,又像一群群身著紅衣的少女,她們要么吵吵鬧鬧說說笑笑地擠在一起壓彎了枝頭,要么獨占一枝逍遙自在地隨風起舞,要么成雙成對晝夜廝守發誓永不分離。看到這里,誰能不為它們的清心寡欲、自娛自樂而頓生羨意呢?甚至癡心地祝愿它們永遠不被人摘不被風刮保持著這種永恒的風景。
   我正在呆呆地往上看,突然風兒一吹,“啪”地一聲一個柿子落到了腳下,幸虧遍地是厚厚的荒草和秸稈,拾起來一看竟沒有摔破。又仔細一看,草窩里還躺著許多,紅紅的圓圓的如一顆顆碩大的珍珠。于是,我便不顧足下的坎坷和刺手的荊棘,拾呀拾,拾著拾著又仿佛回到了童年,夏日雨后在草窩里拾棗兒,那時當然棗兒很少,拾的人多,所以大多是翻遍草地仍一無所獲,偶爾拾到一個能高興得一蹦老高。又想到冬天拾皂角。我們村子東頭有一棵粗大的皂角樹,一棵樹上的皂角可供全村人使用。那時沒錢買肥皂,村里人都用它洗頭洗衣服。到了冬天,下邊的皂角都摘完了,只有長在最上邊夠不著的干在了樹上。如果刮一夜的大風,第二天早上村里人便像趕集似地擁到樹下去拾皂角,每一片草叢都有一份希望,每拾到一個就是一份成功。如今,我癡迷地在草叢中拾柿子,那種欣慰,那種成就感確實不亞于當年。
   有人過來笑我太傻,其實,房東的房上就曬著大片的柿子,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山民們都厚道地對我們說:“那幾棵柿樹是咱的,想摘多少就摘多少,反正那東西也不值錢。”還有好多柿樹的主人打工走了或搬到山下住了,根本就沒人采摘,每年都白白地爛掉,何必去撿那些爛柿子?但我不,我喜歡這種拾東西的感覺。
  
   山里人家
  
   肖街其實就沒有一條像樣的街,倒是街不成街巷不叫巷的高高低低坑坑凹凹跌宕起伏充滿了神秘感。所以茶余飯后沒事的時候總愛滿街轉悠,總想在某個角落、某座小院或某個山民的臉上找到故事。可往往是轉著轉著又轉回了原處,走著走著要么走到了岸邊要么走到了山上要么就進了死胡同。但無論你走到哪里,你都會驚喜地發現,村里人特愛整潔,特愛養花。
   自古以來,養花賞花似乎只是文人墨客才有的雅興,達官貴人才有的氣派,公子小姐才有的愛好。而如今這些山里人家對花的癡迷、對品種的選擇、對養花知識的了解不比任何城里人差。因為別的不用問,單看那花的長勢,花的普及就可知他們早已和花融為一體了。
   無論你從哪一家的門前經過,無論你走進哪家的庭院,你都會欣賞到那一叢叢一株株一朵朵五顏六色的花兒,它們也和山里的女人一樣,隨時隨地都準備對你堆滿了熱情的笑容來歡迎你的光顧。
   八月菊,是農家傳統的品種,小時候家里的破盆破罐里也常常種它,因為它不嬌不貴好養活。只需春天撒上種子,秋天便可開花。水紅色、絳紫色、杏黃色都有,就一朵二朵地看似乎有些單調,過去也曾嫌它太俗太土比不上牡丹、月季、米蘭高雅華貴而不愿種它。可如今一見它們卻好像他鄉遇見了那些久違了的兒時朋友、父老鄉親一樣感到親切和激動。幾十朵甚至上百朵簇擁在一起,它們雖生于貧瘠的山鄉扎根農家小院甚至墻角山縫之間,不僅不感到自卑和怯懦,反而大大方方地該長就長該開就開齊心抱團盡展風流,竟贏得了人們由衷地喜愛和贊賞。大俗便立即顯示出大雅的風采來。
   卷心菊、獅子頭、撓頭菊是城市引來的品種,想象得出這個建筑之鄉每年都有大量的青年到外地打工謀生。他們在賺滿了錢袋子的同時也賺了一腦子山外的文明,回家向父母妻子交錢的同時也順便交給他們這些只有城市公園才有的優良的花根兒花籽兒,于是,這些城里的洋妞妞便在山鄉扎下了根,街頭巷尾庭庭院院處處風情萬種儀態萬方,不僅引逗得那些老實巴交的山里人也學會了沾花惹草,連我們這些見多識廣的城里人也春心蕩漾,總想低下頭去吻它一口。
   西番蓮也是隨處可見,山里人叫它紅薯花兒,因為它像山里的紅薯一樣靠根莖來繁殖,它的根也極像紅薯,所以得此俗名。春天和紅薯一起被埋進土中,經過春雨的滋潤,春風的吹拂,一叢叢一株株便破土而出。一旦出土,便明顯地和紅薯區別開來,紅薯長出來的是秧,滿地亂爬永遠也直不起腰來,而它卻直直地往上竄,鮮嫩如筍,枝繁葉茂。忽一日在人們的不經意間竄出幾枝綠梗,綠梗頂端舉出一個小小的拳頭,隨著日月星辰的更替,拳頭越長越大,然后裂開了小嘴,開始像姑娘的紅嘴唇,似有非有,慢慢地吐出一片片火紅鮮嫩的花瓣,紅得發紫,嫩得叫人不敢近看,唯恐看羞了它看破了它看枯了它。終于有一天,花瓣們沖破了一切世俗的羈絆噴涌而出,一個個舒展身姿盡顯風流,擠成了一個個火紅的繡球,精美得無以倫比,嬌艷得百花退色。
   這就是山村的花,山村的草。加上太行山宏厚底色的鋪墊,石板墻古樸自然的陪襯,旁邊再坐上一個扎著灰頭巾、穿著羊毛衫,黑色粗布褲管里露出一雙尖尖小腳的老太太,真如一副副精美絕倫的畫圖。這不是傳統的貧窮的刀耕火種的農家小院,也不是摩登的富有的現代農民的豪華住宅。它是現代和傳統的交織,它是古樸和華麗的和諧,它是鄉俗和文明最美的結合,它就是它,二十一世紀太行山里最最普通的山里人家。
  
   感受山地
  
   山不是沒爬過,但多是著名的風景區,走的是水泥路,上的是石臺階,人文多于自然,所以,雖說也興致勃勃但似乎千篇一律少了些情趣。肖街出門見山,沒有任何人工斧鑿的痕跡,完完全全是山的本體,保持著原始山的野性,這便讓我們真真地回歸了自然。
   一日飯后,我和一位文友相邀去爬山。出門向西,有一條一米多寬的路,還有一條羊腸小道。我們選擇了后者,向著那座最高最險的城堡似的山峰爬呀爬。腳下坎坷不平,路邊荒草叢生,我們幾乎是在荊棘草叢中穿行,還不時有酸棗叢擋住去路或咬住不放。
   開始,看到那些紅紅的酸棗就想摘,可越摘越多,路也越來越難走,我們便顧不得了。正往前走著,突然撲楞楞一聲把我們嚇了一跳,原來是一群野雞被驚飛了。一只、兩只、三只……一個個肥碩無比、毛羽光艷甚是可愛。它們拖著沉重的身子咯咯地歡叫著飛向遠方。來時我們害怕,問房東山里有沒有狼,房東說沒有狼,這幾年政府為保護動物下令收了獵槍,兔子野雞倒是不少。如今果不其然。我為山民們能與這里的動物這里的大自然和諧相處溝通無限而感到高興,畢竟是二十一世紀的農民了,野蠻和殘忍的獵殺習性早已離他們遠去,現代文明的種子正在這里生根發芽。
   上了一段坡,前邊有一小片土地,我們想到那里歇息一下,于是便相互攙扶著走到了平地上,找了一塊大石頭坐了下來。往下一看,兩個人不由都哈哈大笑,原來扎了滿滿的兩腿刺,把我們都變成了刺猬。那是一種叫“鬼圪針”的家伙趁我們爬山時悄悄地沾上了我們,讓我們不知不覺中作了它們繁衍后代的傳播者。
   我們正在閑聊,突然聽到一陣喳喳聲,循聲一望,不遠處兩只花喜鵲在朝著我們歡叫。山里的喜鵲怎么那么大個兒,比我小時候在平原見過的喜鵲大多了。況且,這家伙也不怕人,當著我們的面竟然打情罵俏,情哥哥蜜姐姐地沒完沒了。
   喜鵲叫,好事到,看看去。于是,我們便朝喜鵲走去。見我們走近了,它們飛了,但飛得并不遠,和我們也就兩三米的距離,就這樣,我們攆攆,它們飛飛,我們站住,它們依舊談情說愛,直到走到地的邊緣,前邊是一條深溝,我們過不去了,它們才飛到一棵板栗樹上去唱歌說笑。
   好事果然有,一低頭,草窩里躺著七八個大黃瓜,不是我們平常吃的那種綠色的黃瓜,而是名副其實的黃瓜。金黃金黃的好像一個個大芒果好看極了。開始,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山民們種的所以不敢拿,可后來一看還有好幾個已經爛掉了,瓜秧也早已干枯。我猜想:其一,是誰無意中丟到地上一粒種子,這粒種子便在這貧瘠的石縫中發芽生根開花結果了。那么,它是無主的,我們可以拿。其二,也許是主人有意種了一棵瓜,但瓜秧沒有按主人的旨意往地上爬反而爬到山坡的草叢中去了,這樣在草叢之下它開花它生兒育女誰也沒有發現它。草敗了葉落了才裸露出它們美麗的酮體,而山民們早已過了收獲的季節忙別的去了,把它們棄之荒野任其腐爛,這么說來我們也可以拿。找到了拿的理由仍不踏實,為了表示不是偷盜,我們把八個瓜整整齊齊地排在地頭,金燦燦的一大溜像一段金色的墻,然后對它們評頭論足給它們打分排名次,最后只取了其中最漂亮的一個,準備拿回家放在桌子上當擺設。如果有朋友問我那叫什么?我就說不知道,是太行山送給我的金娃娃。

共 356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作者日前隨安陽市文聯組織的“長篇小說啟動工程”的作家們一起走出鋼筋水泥筑就的城市,來到了太行山皺褶里的一個小山村——林州市合澗鎮的肖街村。就用她生花妙筆為我們講述了在山村生活的豐富樂趣。拾柿子的時候,撿回了記憶里童年的美好樂趣;如今山里人家種花養草追求時尚不比城里人差,它是現代和傳統的交織,它是古樸和華麗的和諧,它是鄉俗和文明最美的結合,它就是它,二十一世紀太行山里最最普通的山里人家。作者在這里爬山,感受山地的豐富和多姿多彩。全篇文字精煉,語言優美,描述生動,引人入勝,耐人回味!力推佳作!【編輯:夢鎖孤音】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19-10-24 22:56:52
  全篇文字精煉,語言優美,描述生動,引人入勝,耐人回味!期待精彩繼續!
夢鎖孤音
2 樓        文友:陸嶼璠        2019-10-25 19:10:54
  秋天,菊花正好,登上望遠回想往事展望未來,生活氣息濃厚,好文大贊。
3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19-10-30 20:50:52
  關于首發精品的界定:作品必須原創并網絡首發(私人博客、個人空間和紙媒除外),也就是和絕品的規則一樣,這也是充分考慮了社團的意見。此規定從11月1日開始試行,請老師遵照執行。
   另原創首發精品獎勵也作了調整:每位作者每季度原創首發精品達5篇就有獎勵,獎勵50V幣,50名望積分。每增加一篇增加10VB獎勵,名望積分也隨之增加,上不封頂。
   這是江山文學網新決定,請老師按要求投稿!
  
   另:非首發作品一律不給精品的!感謝老師配合與支持!
夢鎖孤音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