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青石壩·萬華巖(散文)

精品 【流年】青石壩·萬華巖(散文)


作者:農民老張 白丁,28.8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922發表時間:2019-10-21 23:03:45

一、青石壩
   溪水擁著溪水來到青石磯以后,本來是順流直下的。
   如果那時我是青石磯旁的黃檀,或者是叢黃荊也行,我就會看到我老爺爺怎樣在青石間開鑿出深深的凹槽,裝上厚實的閘板,攔出這一方水域來,從此有了地名青石壩。
   水閘合上后,就有二圳水穿過我家坡上的菜地和坡下的魚塘,也經過四古家的果園和隊上幾千畝農田,溪水做出個太極圖案游樂一圈后,又匯入燕泉河。
   那時候我小,想吃魚的時候,就把瓜箕丟到家門前的溪水中,等魚兒進去——瓜箕是一種用竹子編制的,開口很大,收口很窄,形成倒刺,魚蝦可隨便進卻不可回游出的獵漁神器;然后,我就坐在家門口的石階上等,等到中午或者晚上都可能,必有好大一堆魚蝦拎上來。
   除分流的二圳水之外,主流漫過閘板就形成一幕水瀑,有些像美人長頭發飄起來,烏石基座會敲出些帶節奏的音樂,垂涎著魚蝦的水鳥,偶爾和唱一番,它們是吃飽了魚蝦撐撐嘴巴。
   壩上水面,如翡翠雕成的水袖,常常是風,翻出了河流深處的隱密,近觀細看,從河流盡頭甩下來的,也確實像纖纖女子飄動的裙擺:沿著裙邊遠望去,水紋會漸漸收攏,至平靜;沙中的河蚌,也是這樣裝扮自己堅硬而斑斕的外衣,它們將河水的笑容,刺青在自己身體最張揚的地方。
   最清澈的河流不是水可見底,而是青石壩某一天水退去的時候,河床鋪著雨花般晶瑩的沙,掬一把,放在掌心,搓一搓,有金光爍爍,拍一拍,它們又跳回河的家園,不愿離開養孕自己的母床,而你的手不染纖塵。
   燕泉河,纖細的河,從仰天瑤山深閨初來,山泉有多甜,它就有多純。
   壩上有很多種類的樹叢,樹蔭里各色嬉戲的鳥,它們上演著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原生舞劇,蜂四季飛舞,菜地因而掛上了更多的蔬果。
   河壩兩旁的樹,有些像分開護岸的哨兵陣列,雖然高矮衣著不是那樣整齊劃一,卻因而有了錯落的美。站得最高的,要算紅豆樹,挺拔,偉岸,這么高大的樹,葉卻細細的,結的果子也只有綠豆大,紅紅的,甜甜的,紅豆漿果是喜鵲的最愛,喜鵲啄食的時候,還忍不住要笑,要叫。
   長得也高,曲曲折折伸出老椏的是烏桕樹,烏桕樹最愛倚老賣老,它的粒子也只有紅豆大小,白色,但不經制作不可食用;刮秋風的時候,摘下來,送往藥材店,能來不少錢,我有一個學期的學費是賣烏桕籽換來的;所謂枯藤老樹昏鴉,老樹大約指的是南方的烏桕樹,一落葉全成了滿瘤疤的樹骨,就像明春不可能再綠的滄桑樣。
   最青蔥的莫過于柚子樹,當它還結著青果的時候,我就偷摘了。順便,在河岸采些桑葉回家養夏蠶,那些爬動的肉團,有著細細的眉紋和無限的冰涼,能夠消解夏日鄉村孩子奔跑的熱汗,讓孩子靜下來。
   柳樹最不為青石壩河岸人家喜歡,除了它對著水鏡梳妝時風情萬種外,它愛掉頭皮葉子,知了也愛吸吮它的液汁吵鬧,每每讓游水的孩子生厭。
   壩上的河岸,有鄉間最寬容最堅實的古道,高高的樹蔭像一方方涼亭,坐在涼蔭下,望著流水,數著穿梭的魚,目光跟著粼光游走,再看的時候,就不知道它們跑到哪里了;看不見水中魚的時候,會看到牛在岸上散步,鵝鴨在梳理羽毛,還有盛放的火艷艷的石榴花。石榴,我們稱為神木,那時母親從河源的瑤山寨嫁下來的時候,就是沿神木花開的河道乘花轎來壩上的,她的婚姻也是神圣的,父親說,那時候,瑤山最美的她笑面如花;母親來了,就生出了哥姐我這窩小崽崽。
   這樣一處河壩,兒時的我覺得寬闊,及至長大了些,某一天的清晨早早起來,沿著壩上向南方之南一路步行,壩路的深遠,也只有六十多里腳程,徐霞客在此止步,我才知道壩上的空間是多狹小,而世界真大。
   一條河流,某一處沙涌,某一眼井泉,也都是流體的支源,河以遠者為正源。在無數條溪流的跋涉中,我終于停留在七子石山臍一處濕漉漉的泥石前,這里不斷地沁出滴滴珠泉,它就是燕泉河最終的河源了嗎?仰觀山頂上還有十幾株我叫不出名字的古樹,根須緊緊地握抓著山巖,陽光從樹葉中穿出來,如根根懸垂的彩虹,山精霧靈在幻化著露珠,沿著葉脈,跑下樹梢,這又算不算壩上泉之源?
   其實最純的水就是來自上天的給付,它們經過大地綠意的接引和大山心胸的濾滌,才成為人的生命之源,我若一滴水,從烏石壩時光的沙粒中長出來……
   時光恍惚,悄悄地,我的母親就老了,有了太多的皺紋,就如烏石壩河谷的清瘦梅花。
   曾經彎彎曲曲的河流,已被改成筆直的水泥暗渠,曾經詩意存在的壩上,已被聳立的樓盤占位。反倒是這時候的細流,像我進了城的年邁母親,關節時不時患些病痛,鬧些堵害,燕泉河流淌的河水,也變得有些像她昏濁的老淚。
   一條清澈的母親河不見了,我無奈大世界這樣變化,有些事情不可能讓我抵抗,只給我選擇,我最能判斷的風景,它無法與喧囂為伴,只存在于寂寞的邊地,或者某一個飄去的時段。
   青石壩,實景已成幻像,覆蓋了一個無法掙脫的時間前綴詞——曾經的。
  
   二、萬華巖
   南嶺多山。
   亦多洞穴。
   丹霞地貌與喀斯特地貌混合,這種地貌中國唯一。
   洞穴,或因大地構成元素的最后階段從腹部升騰出巨型氣團竄向天際固型熔巖,或由好奇的酸雨經年扒拉已成巖石的肌膚與經絡定格,洞穴內容如人之臟胸,以它不容置疑的神秘,誘惑好奇的有色眼光蠢蠢欲動。
   離我家最近的洞穴是萬華巖,以前一元現在二元,下樓坐公交車就可以直達這個中國5A級景點,我有五十元年票,就不用考慮每次五十元的進門成本了。
   進萬華巖,更多的意義不是旅游,而視為家的環境空間延伸,每個季節就在這里隨處坐坐晃晃,春花夏雨秋實冬雪,一時一景一心情。自我覺得傻傻地將屋外風景視為己有視為散養,有點焦慮的俗世生活幸福感就擴大了。
   想起小時候最早進洞,是為了在洞中地下河灘尋找一粒從龍牙脫落的鐘乳石,我愛奇石也是從那時始,洞內根根騰龍一樣的石柱石筍,初見望而生畏。鄉村土醫生告訴我煮水喝可以充分補充礦物質,那時我體態有點瘦弱。多少年以后,舉國遍飲有點甜的礦泉,那位已經過世的農夫醫生,我真的應該為他遮蔽在地下的萬年生活軀體覆蓋一塊專利牌匾。
   年后初春的一個早晨,我坐在洞口的木椅上聽著鳴鳥的歡叫,想遲點坐船進洞,暴雨不邀而至,天地瞬間一片蒼茫,那時我想起了秦皇島外打魚船一片汪洋都不見,卻一下子想不起來用什么光圈和快門,我隨意用自動檔拍了一張雨中萬華巖,沒曾想還獲了一個級別不低的攝影獎;我是攝影菜鳥,但我也相信世上某些地域,確實會奇怪地賦予人能力不對稱的幸運,萬華巖大約是如此福地。
   古典賞石美學家推崇瘦漏透皺,這四個維度涵蓋了石頭本身的質地與石頭緊密相關的巖石運動,瘦皺是物理力的作用結果,漏透是石頭與水流的互動神態。進入萬華巖這萬千石頭世界,美石學理立即被景觀實證。億萬年,滄海桑田,春去春來,不染凡塵,循天地造化之大道,默默地存在,為我們贈送了一個寵養在深閨的奇妙石界。
   珠泉和細流,演繹著暗黑深處每一個角落的舞蹈魂靈,水流聲水滴聲,從各個維度追逐著最搭配的交響。這是一處先于生物世界存在的元素世界,它自身傾訴與傾聽,秘而不宣的山川眼神和大地魂魄:億萬年后,洞穴上方有了南方嘉木陪伴,有了我輩閑人。
   萬華巖不是密閉的栓塞的,它腹腔的香泉,或許來自比它更高的山泉滲透集聚,我在它更上峰的瑤山禮家侗石林,就見到很多山溪流入石縫后消失,那些不為我知曉的巖泉輸送管路,那些不為我明白的自然辨證法理,淺薄的我只配猜想:此因彼果生生不息。
   沿巖泉生就出一串串古村和一代代農人——從萬華巖走出的作家陳第雄,多年后又轉身由城市丈量歸鄉的路,他移步換景,最終把小時候的我帶到了萬華巖物象和精神的深處,一本《萬華巖游記》洋洋灑灑,很長一段時間,是我學生時代穿越山水景觀敘事模式的指向。
   五嶺山脈如青翠的屏風屹立在北回歸線,丹霞地貌喀斯特地貌為人間奉獻了數萬溶洞,我親歷的洞穴,桂林七星巖闊寬,肇慶七星巖溫暖,荔浦銀子巖秀麗——它們都有各自的美感,可它們也有一個共同的不足,由自身名聲構筑的張揚對自身沉潛美感的反對。
   在我看來,他鄉沒有流水的洞府都沒有舒展流暢的美,陰柔干澀有余,儲蓄了絕對的孤獨與寂寞,巖壁的潮濕帶著的是無盡的憂郁,而游人的喧嚷不足以平衡糙氣,游這樣的洞穴,不能進入純粹空靈的對生命對存在的冥想氛圍,心還是不能裸露,添堵。
   和美國科學考察隊進入溶洞極穹的我的一位堂弟說,當他們在洞中深入五個多小時二十幾公里后,一穴石縫擋住了深入的路,用聲納探測,仍沒有顯著的回聲,這證明了洞穴的更深處又是中空的,水從石縫涌出,如掘進,又面臨一方更幽深難走到盡頭的黑道,膽大包天的美國人也畏縮了,求生的意志此時尋求返回裸露明亮的人間天堂。
   萬華巖是遮蔽與裸露的元生命存在,它滿腔的體液循環與濾滌,分明是依水而居生靈的外腎,它緊貼大地緩慢生長的紋理,開示晚到達的我:敬畏和尊重共生共存圈秩序。
   它是我國罕見的、一直在生長發育的溶洞,也是我國擁有最長地下河的溶洞,其洞穴地質生長期在五嶺山脈造山運動的晚期,但洞內地質現象卻十分奇特,奇形怪狀非親歷親為難以述說。
   巖頂含硅酸鹽微晶的水向下墜落的過程中,不斷生成石鐘,落在巖底的微粒則不斷累積為石筍,石柱與石筍近在毫厘,卻苦守萬年。地心的引力在這靜雅中被無限地放大,潮汐構筑了洞中沿河岸的層層石質梯田,就如瑤山壟壟土坡稻園,坡上嘉禾欣欣向榮。
   從支洞出來,主洞的國寶當屬“水下晶椎”,100年才長1厘米的水下晶錐,就是在這里默默地生長,這也是迄今為止我國發現的唯一的水下晶錐。
   這自然力億萬年又億萬年物理化學創作的巖晶田梗,到了人間,庸俗詩人一時的雅興,或許便會廉價輕松地把造化賦予某一神仙彈指神功,所以有時候我責怪本地某些詩人有些媚骨。
   每年的某一個時分,我都安靜地在水下晶錐旁坐一會,我相信它也在觀照我;水中唯一能見的水生生物盲魚,已徹底退化了自己的眼睛,華者花也,它看不到堅石構成的萬花錦簇,只用心感觸,用二只針孔般大小的耳洞傾聽水的彈奏,盲魚生命的源頭和盡頭在暗黑,活著和死去都在遮蔽的萬華巖生命殼層里。
   有時候想來,人終歸是最幸福的生物,生命的歷史最大限度享用了黑暗與光明的調和,享受了遮蔽與裸露的適度,其余皆是天意,還有什么傷感呢?
   乘橡皮艇從地心深處漂流,我到了壯觀的出口,陽光此時有些堅硬刺眼,遠方坦山郁郁蔥蔥,有布谷唱春,讓我的眼睛迅速適應了明亮,洞口立著的《坦山勸農碑》是宋朝郴州知軍所撰,他或許是有文字最早記錄在案先于徐霞客的旅游家,郴州最早的環境保護主義者。
   國家自然資源部在這里設立了“巖溶地質萬華巖研究所”和“巖溶動力萬華巖觀測站”,每季都在洞穴做著采樣,研究我國乃至此類遮蔽與裸露環境世界關聯變遷。
   萬華巖水從洞穴奔騰而出,不經意中跨越了遮蔽與裸露的域值分界線,從地心深處來到了地球表面,順便為母城刷出了一條純潔的山溪,泉水穿越坦山峽谷后進入平川,在前方漫漶出一處叫夢里水鄉的湖泊,成為郴江源。
   這是南嶺三月,桃花正漫山遍野,萬華溪兩岸幾十萬畝生態果疏已有人播春。
   我順流而下,一群測試春水冷暖的鴨子,從一簇風尾竹碼頭入水,與我擦身而過,它們向溪水的上游成S隊列撥浪而去,有時伸展幾下羽翼撲騰撲騰。
   一座舒服的洞穴,一個愜意的季節,我牽手其中。

共 4399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青石壩、萬華巖都是作者家鄉的風景,因熟悉而信手拈來,因熱愛而充滿感情。青石壩的美自然率真,不遮不掩,是作者成長的搖籃。那兒水清林密,游魚水鳥自由嬉戲,紅豆樹、烏桕樹、柚子樹、柳樹等各美其美,蔬果飄香、鵝鴨成群,仿若桃源盛景。她是一方人民的生命之源。作者生于斯,長于斯,見證了她的昨天和今天。就像曾經年輕美貌的母親也已不再年輕,曾經以為寬闊深遠的河壩隨著少年成長的腳步而變得狹小,青石壩在時光和時代變革的侵蝕下,老了,風景不再,寂寞無語。萬華巖是一處洞穴,國家5A級景區,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那里奇石林立,石柱石筍相望相守,山泉匯聚成河,獨特的地貌吸引著它的子民,也吸引著外來的科考者和游人,國家更是設立起研究所和觀測站,以更好的利用自然,造福人類。作者在生機盎然的三月,再次走進萬華巖,完成了一次愜意的心靈之旅,萬華之春,已然來臨。一篇非常優美的寫景散文,佳作,力薦共賞!【編輯:閑云落雪】【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240007】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閑云落雪        2019-10-21 23:05:53
  在老師的筆下,青石壩、萬華巖鮮活了起來。感謝賜稿,期待更多佳作!
閑云落雪
2 樓        文友:阿陸        2019-10-22 01:28:23
  拜讀張老師佳作,詩意的語言,跟隨文字游一回青石壩和萬華巖。
3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10-27 16:15:12
  品文品人、傾聽傾訴,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
   靈魂對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
   善待別人的文字,用心品讀,認真品評,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優雅美麗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
   感謝賜稿流年,期待再次來稿,順祝創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