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輕舞飛揚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輕舞.秋韻】忍冬花開(散文)

精品 【輕舞.秋韻】忍冬花開(散文)


作者:熊心可鑒 秀才,1993.3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491發表時間:2019-10-21 21:22:54
摘要:看見父母蹣跚的背影,忍冬花開的情景又浮心底……

【輕舞.秋韻】忍冬花開(散文) 春雨綿綿的三月,窗后的小山林,屋前的菜畦地,金銀花正把美好的心思醞釀,抽芽,開花。以淡定素雅的姿態,身披一襲白衣,散著微香,而后,綻放鋪開金黃的夢。當五月的陽光穿透霏霏細雨,金銀花迎著溫暖的朝陽,遍地盛開,清香漸濃。
   “金銀花”,一名出自《本草綱目》,因花開初始為白色,后轉為黃,故得名金銀花。此花一蒂二花,兩條花蕊纖細腰姿探露其外,互成雙對,形影不離,春風輕拂,又似鴛鴦齊舞,又稱之為鴛鴦藤,喻意純潔堅貞的愛情。金銀花適應性強,耐陰,耐寒,耐旱,對土壤要求不嚴,易生存。金銀花還一個學名,忍冬花。單看花名之意,我更喜歡“忍冬”一稱,忍耐,忍受冬天的寒冷。這更加符合它生存條件的特征。
   父母住城里已有二十多年,如不去鄉下,或是城區郊外,忍冬花在鋼筋叢林的城里恐怕無跡可尋。父母采摘忍冬花的情景,充滿我兒時的記憶,對父母在過去生活里的細枝末節,每年欣賞花開之時,喝著忍冬花茶,陶醉在其味的清香中,腦海的回憶,鮮同往日,浮現眼前,心底生香。
   父母出生在新中國成立前夕。父親是三月出生。母親是五月出生。他倆都來自于農村,1966年同一年招工,同一年來到偏遠荒蕪的礦山工作。來之時,正值青春年少;來之時,忍冬花點綴著荒野,芳香四溢。忍冬花和映山紅讓荒嶺有了生命色彩,伴隨著建設者年輕矯健的身影,礦山煥發蓬勃生機。
   父母的愛情觀很簡單,情投意合,家境相同就可以。
   那年冬天,母親拿著她日夜趕織的毛衣交給父親。父親一五一十道出家中實情,支支吾吾說,家中有七姊妹,父母都在鄉下,家里很窮……沒等說話緊張的父親把話說完,母親打斷了他的話,說,窮不怕,就圖你人好。在那個年代,一個女人主動追求男人的做法,膽子很大,思想超前。當父親拿著母親為他織的毛衣,看見母親說話果敢的樣子,父親認定面前這位相貌平平,身材瘦弱的女人,勤快,能干,能吃苦。
   母親只上了兩年的學堂,說她是文盲不為過。除了寫自己的名字時,尚且可以馬馬虎虎,歪歪扭扭寫出,其它的字認識不了幾個。字的筆畫,像鄉下蜿蜒的河流,起伏的山巒;字的框架,像鄉下低矮破舊不堪的土屋。母親兩三歲就沒了父親,父愛對她很陌生。母親非常羨慕村里的孩子有父親的愛,他們有靠山,他們可以在父親懷里撒嬌。外婆改嫁后,特殊的家庭,母親早早的輟學,承擔起本不應該屬于她年紀承擔的家務活。母親從小在心里就埋下美好愿望:長大后,一定要找個靠得住的男人。母親17歲那年,聽說礦山招工,這只窩在鄉下的鳥振翅飛往礦山。而這一年,外婆也正悄悄地為母親在鄉下托媒婆物色對象。母親聽聞此事,勃然大怒地說:“媽,您的苦還沒受夠嗎?難道也希望女兒跟您一樣?”母親的話戳得外婆心窩子疼,外婆知道母親這么些年受了多大的苦,經受了太多委屈。“怪我一時糊涂。”外婆淚眼婆娑地說,打消了這個念頭。
   1968年的12月,父母成了家。父親分別寫信去了鄉下,告訴四位老人已成婚。婚禮當天,礦上的工友前去祝賀。沒有宴席、沒有結婚照,一把花生和糖果,在家徒四壁,四處漏風的簡陋土房,生香,散甜。
   婚后第二天,母親隨父親去鄉下看望爺爺奶奶。一進門,冷鍋冷灶,家里沒有了柴。父親上邊的兩姐和哥哥都在外地,下邊三個妹妹年紀尚小,又有誰能進得深山砍柴。“爸,媽,也不寫信告訴我一聲。”“父親說你不正張羅婚事嘛。”奶奶說完話,打量著母親,又說:“個比我高,估計90來斤吧?瘦了點。”“媽,我去山上砍些柴,大冷天的,屋里冷冰冰的。”母親操起柴刀,大步流星地走出門,奶奶贊許地點著頭。
   山里的茅草長勢嚇人,人鉆進去,不見人影。父母在草叢里趟出一條路,向深處走去。咔咔咔,一株株灌木應聲倒下。“忘帶麻繩了?”父親說。“不礙事,瞧我的。”母親砍下一根常青藤,迅速地把藤條一端圍出一個圈,然后把藤條圍住已成堆的灌木,最后把藤尾穿進圈內,腳一踩,手使勁一拉,藤尾在藤條上反復繞幾下,柴禾捆綁的結結實實。砍上兩根稍粗的雜木兩頭削尖,往柴禾里頭一插,兩根木頭扁擔挑著兩大捆柴,晃晃悠悠走下山。
   到了家中,父母的衣褲都讓山里的露水沾濕,母親手臂上和臉上都讓刺棘劃開了口子,滲著血。奶奶心疼地拉著母親的手,說:“真過意不去呀,剛過門,就讓你干重活。”“媽,您剛才在山上是沒看見,您的兒媳干活麻利著呢,您還說她瘦。”父親俏皮地說。“讓你攤上這么個好媳婦,是你的福氣,也是爸媽的福分。”奶奶樂呵呵地說。爺爺坐在墻根子下,笑瞇了眼。
   翌日,母親帶父親回娘家。按照當地習俗,女方家里人要在新郎倌進村路上,朝新郎倌臉上抹鍋底灰。外婆早早的讓小姨進村帶路,躲過這一“劫”。東家,西家,請喝酒是躲不了的,一天下來,三,四頓酒席,不善喝酒的父親喝得酩酊大醉,好幾天沒緩過勁來。臨行時,外婆對父親解釋說,這些習俗是鄉下的規矩,窮親戚們想對你說,要得對媳婦好,不然,娘家人是不答應的。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期,七十年初期,母親生下哥哥,我和弟弟。拿著幾十塊錢的微薄工資,維持一家五口人的生計,還要給鄉下的父母們寄去些贍養費,日子過得窘迫。父親利用工休時間,去附近鄉下地里刨村民未刨干凈的紅薯,花生。去溪塘里摸魚蝦,田螺。想盡辦法填飽我們的肚子。醬油伴飯,豬油炒飯,在那個年代出生的孩子,這種吃法不足為奇。
   父親婚前不吃辣椒,不喝酒,不吃茶。婚后,母親都一一“調教”,她對父親說,你常年在山上工作,濕氣重,吃這些東西祛寒除熱。后來,父親的口味隨了母親。現在,父親一天不吃這些東西,心里鬧騰地慌,吃飯喝酒都沒滋味。
   母親知道忍冬花既能泡茶喝,又有藥理性。每年忍冬花開的月份,都會去山上采摘,晾透,曬干。讓父親喝,讓我們喝。喝著茶,母親會對我講,在鄉下,忍冬花隨處可見。它的生命力很強。一說到懷我們兄弟三人當時的情形,母親的眼睛就會濕潤。
   母親懷哥哥八個月時,父親在礦上上夜班。那天,天空下著雨,父親結束了堆土工作,準備下班,正開著推土機返回預停地點,忽然,礦體坍塌,一大堆的土,瞬間,向父親涌來,覆蓋于父親的胸前。父親拼命喊,礦上沒有人啊。用力扒周圍的土,怎奈身體動彈不得。人在面對絕境恐懼時,什么都會去想一遍。父親把所有的一切在腦海過篩,萬一……。他聽見自己的呼吸,感受到在外力擠壓下,跳動的心。冷靜下來,保持氣力,盼著天快亮。父親閉著眼睛祈禱。母親在家還不見父親下班,萬分焦慮,挺著大肚子,拿著電筒山上找父親。半道遇上同事,詢問,山上沒出啥事吧?!沒出啥事,挺個大肚子很危險。同事的一句話,提醒了母親,也稍稍放下了心。母親折路返回。
   第二天,天亮,父親才被上早班的同事發現,積極地營救出來。父親狼狽不堪地回到家,簡單洗漱,鉆進被窩里一聲不吭。母親嘮叨,昨晚怎么沒回家?害我一宿沒合眼。父親沒說發生了什么事,擔心懷有身孕的母親受到驚嚇。父親自己心有余悸,與死神擦肩而過。事后當天中午,母親聽同事說,你家那口子命真大。母親才了解了一切,用力捶打父親的胸口,哭嚷著,以后不許這樣不小心,你出了事,讓我咋活。父親一把把母親攬在懷里,摟得很緊……
   母親懷我之時,有一次,不小心上茅廁時重重地摔了一跤,咬牙忍痛爬起,第一時間撫摸著自己的大肚子,生怕肚子里的我有任何閃失。
   母親生弟弟時最危險,因為胎位不正,弟弟的一個腳先出來,費了好大氣力,弟弟才得以生出。弟弟生下來臉色發紫,沒有哭聲。外婆恰巧在家里,見此狀況,拎起弟弟的腳,拍打他的屁股,弟弟哇一聲大哭,保全了性命。
   過去生活里的苦難,父母不說,有些事我無法知道。說了,才知道父母是這么扛過來的。母親常說,過去經歷那么多溝溝坎坎,從懷孕到生下你們三兄弟,很不容易,還是老天爺眷顧家里人,有福報。而我想說的是,正因為父母彼此之間的牽腸掛肚,心心念念,對家庭眷戀,承受,扛住了所有的苦難。
   這些年,日子好過多了。父親學會用智能手機,今天和他的兄弟姐妹視頻,明天和老同事聊聊天。母親學不會這些,她說,老人機挺好,使用簡單,音量聽得見。說歸說,父親了解母親。買了臺電腦,教會母親在網上打撲克。兩老的閑暇時光過得充實不少。
   有一次,我的兒子約父母去KTⅤ唱歌,他們推說不去,說那種場合太過喧鬧。最終擰不過孫子地強烈要求,去了。兒子問母親:“奶奶,唱什么歌?我幫你點。”“歌唱毛主席的歌。”父親即刻接話說道。隨著屏幕上閃現的畫面,樂曲從音箱傳出,不認識幾個字的母親,居然能夠與音律相互吻合,字正腔圓,歌詞一字不落地唱出: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您的光輝思想,永遠照我心……母親深情地唱著,父親也跟著母親同唱,兩人時而相互對視,時而手拉著手,神彩奕奕的表情,仿佛正在演釋火紅的年代,那些熱血青年對毛主席地無限敬仰和愛戴。頭一次聽父母唱歌,他們的歌聲很動聽,很動情。
   這個情景,我至今都難以忘懷,每每回想,心里倍感溫馨和感動。
   前幾年的一個春天,我渾身起了疹子,癢得難受,無法入睡。吊幾瓶鹽水,沒好兩天,渾身又作癢。父親建議,讓我去看中醫,他說,中醫遠比西醫好,可以治本。
   到了醫院,一位年近花甲,精神矍鑠的老中醫坐診。我把情況大致說了一遍,他拿聽診器在我的前胸后背聽了聽,看了看我的皮膚,又看了看我的舌苔,說:“火急內濕,要祛寒拔毒,不礙事。如果用忍冬藤洗澡,好得更快。”開出的藥方中,十二味藥名上有一味藥是忍冬花。
   拿著幾包中藥回家開始煎藥,稍許后,藥罐在煤氣灶上咕嘟冒著熱氣。臨近傍晚,父母拎著蛇皮袋來到家中。母親說:“不是你爸提醒,差點忘了這茬。我和你爸今天去鄉下摘的。”“什么呀?”我打開蛇皮袋一看,袋中的忍冬藤上開滿了忍冬花。我拿出少許聞了聞:“爸,媽,真香啊!”“用忍冬藤洗澡,也有療效。時候不早了,我和你媽要回去。”父親話說完,牽著母親的手,下了樓。
   我怔怔地站在廚房,若有所思。藥罐里中藥的氣味愈發濃烈,彌漫了整間廚房,腦海倏地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沖到陽臺,推開窗戶探出頭,想喊住父母,說幾句想說的話,父母蹣跚的身影已走遠。我手中的忍冬花不知何時捧在了胸前,霞光照著它,那么美麗。

共 3993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金銀花還有這樣一個好名字?也聽說過,家里窗臺現有一盆,這本是山野之物,為何養在花盆里?四年前老公賣的,賣家說是丁香,看著遒勁的根莖就不覺得是丁香,種了試試,長成金銀花,雖然花稀香淡,卻在花盆中還委委屈屈地生長著,實在感覺對不住,沒有力量換盆,也舍不得移到地里,就這樣澆灌著活著,這樣是不是更像那個時代貧賤家庭的現實?因為都是工礦企業,遭遇更是大同小異,雖說貧賤夫妻百事哀,但是就是有一點基本的共通,夫妻恩愛的多,相互體貼的多,勤勞隱忍的多,看著作者深情的描述像是再現著自己的父母,而生活的點滴又讓人品味著一份生活的匱乏與精神的富足,這哪一樣不是忍冬花的品格?作者深暗文理的脈絡,用最普通又最具生命力的忍冬花開篇與收尾前呼后應,借著忍冬花的特性暗喻人的精神,通篇感受到一種患難真情的時候也分享了作者的寫作心得,原來文章不僅僅是情還要讓情最大限度最絢爛的綻放,這就是寫作的技巧,二者合一,才能涌現精品。堪堪可以用作范文。欣賞并感動了。【輕舞編輯:健唔】【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240008】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熊心可鑒        2019-10-21 21:46:56
  親情之事一輩子說不完,寫不盡。忍冬花象征堅忠不渝的愛情,優秀品格。謝謝健唔姐姐夜間伏案編輯,遙祝身體安康!!
2 樓        文友:健唔        2019-10-21 22:17:26
  從此不叫它金銀花,而叫它們忍冬花了
回復2 樓        文友:熊心可鑒        2019-10-21 22:29:55
  地球上的生物都有靈性,如中藥中的半夏、當歸。姐姐以后就叫金銀花為忍冬,完全可以的。代表人的優秀品格,亦可為愛情代表。
3 樓        文友:金陵倦客        2019-10-22 05:29:04
  對于金銀花,我也有一些類似本文的記憶,那是我母親每年在春夏之交,都會去村莊外的小丘陵上尋找并采摘了曬干,然后打包好,等著我回娘家的時候,寶貝似地拿出來送給我,說是可以敗毒清火。讀熊弟的這篇以花喻人的散文,不僅看到了花的美好,更為作者用一支飽蘸親情的筆寫意父母們用質樸的愛情和濃厚的親情相伴的此生而感動。文貴情真,祝福天下的父母們苦盡甘來享受美好生活的同時,也祝愿熊弟筆健文豐,再創精彩!推薦精品審核組試試。
方向既定,蠕行也能到達終點
回復3 樓        文友:熊心可鑒        2019-10-22 08:39:59
  謝謝社長姐姐大清早閱讀。以花喻人的古詩句很多,我用散文的形式表達父親之間的愛,對兒女的愛,對家庭的呵護,心境大抵如此。遙祝安好!!
4 樓        文友:文綺        2019-10-27 14:58:10
  拜讀熊弟一篇美文,一時恍然大悟,原來金銀花也叫忍冬花,這越發透露我的貧乏,得要向熊弟好好學習才是。讀完美文,讓我時時感動,父母淳樸的愛情,對黨對毛主席的敬仰感人至深,熊弟的描寫盛滿正能量。遙祝安好。
文綺
回復4 樓        文友:熊心可鑒        2019-10-27 22:04:51
  謝謝文綺姐姐閱讀留評。花花草草名字多,那一年皮膚過敏,父母摘金銀花讓我洗澡。忍冬花作標題自覺更好,忍冬,耐旱,耐寒。寓意人的頑強不屈的性格……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