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鹿池·螢火(散文二題)

精品 【流年】鹿池·螢火(散文二題)


作者:佳駿 秀才,1303.2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728發表時間:2019-10-21 17:21:01

一、鹿池
   平靜的池水,像一個夢境。夢境里有一群鹿子,在沿著季節奔跑。它們揚起的蹄子,攪動了野風和隨野風飛舞的落葉。那落葉,也是一個個的夢,藏著樹木和生長的秘密。我在鹿池邊蹲下來,我的影子映在水面上,我也成了夢境的一部分。
   鹿池周圍,古木森森,它們從大地的脊背上長出。這一棵又一棵的樹,同樣是大地夢境的延伸。我不知道大地的夢境是什么,我只知道大地的夢境是朝向天空的。那些粗壯的樹干和樹枝,既是大地之夢的骨骼,也是大地之夢的墓碑——我在樹林里獨自走著的時候,我看到好幾棵早已枯死的樹木。它們被夢雕刻在了年輪中,成為被時間打敗的英雄。我佇立在其中一棵枯死的樹旁,默默地凝視了許久。我看到了一棵樹死后的魂。那魂有著云朵的色彩和太陽的輝煌。它是如此地震撼我。我很想轉身去掬一捧鹿池里的水,來替這棵枯樹擦洗身子,我想把樹身擦出月光的色澤,把樹皮擦出鳥羽的光芒,我想把一棵枯死的樹救活。
   救活一棵枯樹,就是救活大地的一個夢。
   順著樹林往前走,有幾條分叉的小徑。小徑上鋪滿了黃葉,厚厚一層。這些黃葉是野鹿跑步時脫掉的外衣。它們不需要穿著外衣撒野,就把衣服脫下來,送給路旁的小螞蟻。我從其中的一條小徑上走過,看見有幾只螞蟻正在試衣。交頭接耳的樣子,好似幾個自然界的模特在相互欣賞和陶醉。我沒有去打擾這群美的發現者和創造者。我只是鹿池的一個夢境——抑或夢境中的夢境。
   小徑的旁邊,是一片開闊的草地。草很淺,淺得像失眠者的睡眠。我坐在草地上,像坐在回憶里。我看不見草的生長,但我相信每一根草,都是大地的毛細血管。草地左側,有一條山泉,泉水流淌的聲音似在歌吟。我閉上眼,靜靜地聽著,我第一次聽到了大地的心跳聲。時而急促,時而舒緩,有春與秋的熱烈,又有夏與冬的沉靜。
   我不能久坐,我怕坐久了,就再也站不起來。我擔心自己會坐成溪流的模樣,或一棵樹的模樣。我不怕成為溪流,也不怕成為樹。只是,我既沒有溪流的圣潔,也沒有古樹的偉岸。我還得回到我該去的地方。溪流有溪流的路,樹有樹的路,我有我自己的路。我們都有各自的使命要去完成。
   我從草地上立起身,我看見太陽也正從我的頭頂升了起來。它照亮了我和我的夢境,也照亮了鹿池里的水和水面上飄浮的彩葉,還照亮了遠山的秋色和秋色里的永恒。我站在太陽底下,我想把自己曬一曬,也把我的心情曬一曬。這時,我竟然看到鹿池里出現了無數個太陽的影子。它們在水里游泳。它們把光線變成了水的紋路。我沒有見過被清水洗過的太陽,我不清楚太陽的芒刺在水里會不會變軟。我再次在鹿池邊蹲下來,我想把太陽撈上岸,想把太陽那被清水打濕的光芒收集起來,像水草一樣掛在樹杈上晾干。然后,劃一根火柴將之點燃。我渴望把光芒重新還給光芒,我渴望把屬于大地的重新還給大地,我渴望把屬于天空的重新還給天空。沒想到,我的這個想法遭到了太陽的嘲笑。我的手剛觸碰到水面,它們就融化在水里不見了。我最終看到的,只有我自己的影子,像一幅剪影貼在水面上。我很沮喪,望著鹿池發呆。藍天在遠處藍得透明,我的心情也藍得透明。
   忽然之間,我發覺自己太傻了,我總以為自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是一個偉大的“救世主”。我想救活一棵枯樹,想救活一片草地,想救活一條小溪,想救活一束光芒。可到最后,我什么都救不了。我唯一能夠救活的,也許只有我的那些虛幻的夢想。
   我只是鹿池邊的一只野鹿。我只是鹿池的夢境中的邊緣部分。
  
   二、螢火
   有月色的夜。寂寞而高冷的星空。微風隱約吹來桂花和夜來香的氣味,整個小院里都彌漫著馥郁的清香。我坐在一張舊藤椅上,默數天上晶亮的星宿,和聆聽墻縫里蛐蛐的叫聲。那蛐蛐大概也是喜歡這夜晚的,它的叫聲里充滿了光亮。我用聽覺追隨它,又用想象描摹它,我決意要耗費掉今夜的大半時光,來捕捉這些來自夜間的精靈。
   夜沉默不語,只有院落旁的一棵柑橘樹,在風的撫摸下,發出簌簌的細響。那棵樹經歷過無數的白天和黑夜,已經很老很老了。它的左側樹干早就被蟲蟻蛀空,露一個不規則的洞穴。每年春季,父親都要在樹干底部涂抹上一層厚厚的石灰,以防它繼續遭受到蟲蟻的蛀蝕。然而,這個方法似乎并不怎么管用。那些蟲蟻照例年年都會來啃噬一番。因此,那個洞穴每年都會增大一點點。我只要站在樹下,我的耳朵就會聽見樹在喊疼。有一回,也是夜間,我從樹底下經過,我感覺樹在瑟瑟發抖。我緊緊地抱住樹干,用身子貼住那個洞穴,想給樹一點稀薄的溫暖。可萬萬沒有想到,我的舉動卻使樹顫抖得越加厲害。我感到恐慌。夜依舊沉默不語。翌日清早,我從床上爬起來的第一件事,便是跑去院落旁察看那棵柑橘樹。它的顫抖似乎平息了,滿樹都掛著小燈籠似的橘子。那個洞穴敞露著,洞口濡濕,沾著一圈露珠。那時我便慨嘆,一棵遍布傷痕的樹,居然還能結出累累碩果呵。
   今夜,我又看到了那棵樹,它被時間鑲嵌在黑夜里。月光照在樹枝上,有一種朦朧的意境。只是,我不敢再去看它那個大而深的傷口,我怕自己在夜色里哭泣,我怕自己的哭泣引起蛐蛐的傷悲。我的雙手抓住藤椅的兩邊,想站立起來,卻周身癱軟,疲憊。月色頓時昏暗起來,星星在天空眨著眼,它似乎看到了我的虛弱。我想抽一支煙。我的手在衣袋和褲袋里摸索好大一會,才猛然驚覺我已經戒煙許久了。于是,我又只好靜靜地坐在藤椅上,望著黑夜,望著黑夜里的柑橘樹。
   這樣過了約莫一刻鐘,夜仍舊靜得出奇。是后半夜了,月色鋪滿小院,村子里的人全都進入了夢鄉。我不曉得離天明還有多久,我就那樣陪伴著月色,像月色陪伴著星辰。就在我也快躺在藤椅上睡著的時候,一個淡黃色的光源從我的眼前飛過,又在小院上空盤桓幾圈后,停落在了柑橘樹的枝柯上。
   我頓時睡意全無,起身朝柑橘樹走去。那光源還在樹的枝柯上閃爍。我知道,那個發光的小家伙就是“螢火蟲”。我不記得有多少年沒有看到過它的身影了。它的光柔和,暖黃,甚至透出幾分古意。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它看,我的心思也已經從對一棵樹的冥想,轉換到了對一條蟲子的追憶。
   我想起若干年前,一個穿著短褲和背心的鄉村少年,在夏夜里追趕“螢火蟲”的場景。那時的夏夜特別漫長,漫長得連月亮和繁星都失去光澤。那個少年獨自在田野里尋覓,揣著恐懼的心。他撥弄開那些掩住膝蓋的荒草,渴望找到一只發光的蟲子。他需要這種蟲子。他將這種蟲子稱為從天空掉下來的“星星”。對于一個貧窮的孩子來說,星星就是他的鉆石。后來,這個少年在一本書上看到,他所苦苦尋覓的蟲子有個詩意的名字:“螢火蟲”。那本書,他是躲在被窩里看的。給他的閱讀以照明的,便是這尾部發光的夜蟲。他將捉來的蟲子全部裝在一個玻璃瓶里。從此,這個少年的夜晚開始被“熒光”照亮。他不再寂寞,不再害怕黑暗。他愛上了書,愛上了閱讀,愛上了夏夜,愛上了一種叫“螢火蟲”的小飛蟲。
   光陰荏苒,一轉眼,多少年過去了。曾經那個捉蟲子的少年已經長大,到了中年,進入了生命的夏季。他時常在夢境中等待那只照亮過他童年的“螢火蟲”,遺憾的是,那只蟲子再也沒有出現過。很多東西,一旦消逝就永遠消失了。然則,在這個月色幽微的夏夜,那只發光的蟲子重又出現了。他伏守在一棵生病的柑橘樹上,像一盞光焰微弱的孤燈,喚醒著深黑的冷夜,和冷夜過后即將到來的黎明。

共 2862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鹿池是一個夢境。是秋天的夢境。野鹿是想留住時光的幻想者。夢境中的鹿子創造了鹿池,“我”在鹿池邊見證了一場秋的盛宴:落葉的秘密,一棵枯死的樹的靈魂,幾只螞蟻的審美觀,發現草地的毛細血管,打撈太陽的光斑……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內心,往往與自然界的自然規律相駁離,一顆枯樹,一片草地,一條小溪,一束光芒,他們的消亡與存在,自自然然,并不需要任何人或事物的在場。螢火能照亮的地方小之又小。可是,就是這樣一只小小的飛蟲,曾經照亮過“我”的童年和那些灰暗的時光,在與之失散多年后的一個晚上,在一棵生病的橘樹上,與那只叫做“螢火蟲”的星星重逢,猶如在逆流中看到的一盞明燈,重新喚起一些希望的光芒。散文二題,借助一個人心中的鏡像,暗喻人生,順境或逆境,有時候,只需要遇到一個發光點就足夠。佳作,流年欣賞并傾情推薦。【編輯:臨風聽雪】【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240001】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臨風聽雪        2019-10-21 17:23:11
  問好老師,感謝把這么好的作品分享流年,期待更多精彩,祝創作愉快!
雪,本是人間清冷客
2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10-27 16:14:54
  品文品人、傾聽傾訴,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
   靈魂對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
   善待別人的文字,用心品讀,認真品評,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優雅美麗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
   感謝賜稿流年,期待再次來稿,順祝創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