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流年】白色氈靴(短篇小說)

精品 【流年】白色氈靴(短篇小說)


作者:楊遙 舉人,3366.7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940發表時間:2019-10-20 11:28:35


   一
   鎮子是古鎮,叫陽明堡。
   鎮子西頭那座做了學校的古祠,已有上千年歷史,是為紀念晉國大夫羊舍叔向所建。鎮子東頭那座奶奶廟,沒有人能說得清啥朝代的,漆皮
   剝落的柱子兩個人抱不住。一條青石板路,把長約一里的鎮子東頭和西頭連接起來,街上都是些老店鋪,姚三的釘鞋鋪就擠在這些鋪子中間。
   聽老人們講,從前拉駱駝的、趕大車的,從這里拉上茶葉、綢緞、醬料等東西,翻過雁門關,一路走到大圐圙、恰克圖、俄羅斯,大圐圙也就是今天的外蒙古。鎮子叫堡,因為它地處雁門關南口。雁門關三十九堡十二連城,陽明堡是其中一座。歷史上這里多戰爭,又處商旅要道,遺傳下爭勇好斗的傳統,也比別處開化些。
   現在不打仗了,最近的兩次還是1937年的事情,八路軍在雁門關伏擊了日本人,又夜襲了他們在陽明堡修的飛機場。姚三家的釘鞋鋪卻像驛站一樣熱鬧,鎮上一茬一茬的男孩兒們都喜歡去姚三家,不光男孩們愛去,那些結了婚的男人們,沒有結婚的光棍們,還有鎮上的混混們,都喜歡去姚三家,在這里,他們比在哪兒呆著都自由。孩子們一去姚三家,就好像提前一步跨入社會,能知道許多從課堂上學不到,也從別處聽不到的東西,這些東西家長們似乎認為這個年齡不該知道,但人就是這樣,越不讓接觸的東西越想接觸,接觸了這些的孩子們,哪一個在學校里不神氣?就拿鐘曉這個家伙來說吧,看上去胖墩墩的,一笑露出兩個很深的酒窩,總是很快樂的樣子。其實他一點兒也不開心,他很小的時候,他媽就丟下他和他爸走了,他爸染上酒癮,經常喝得爛醉躺在街上,回了家就摔東西,打他,鐘曉還笨得要死,什么都不會,被人瞧不起。但自從認了姚三做干爹,就不一樣了。
   家長們都不愿意讓自家孩子去姚三家,我爸也是,我卻老早就渴望去,只是一個人不敢。
   有一天鐘曉對我說,咱們去姚三家吧!瞬間,我竟緊張,再加上興奮,有種出不上氣來的感覺。我有些結巴地問,就這去?鐘曉回答,那你給他買塊豆腐。我不知道鐘曉開玩笑,鎮上的人請客,經常給客人燒一塊豆腐。當時口袋里正好有攢下的兩角零花錢,便買了塊豆腐。
   姚三正坐在炕頭上的椅子上割皮子,看到我們眼皮抬了一下,繼續割皮子。刀子劃過皮子發出嗖嗖的聲音。他一聲不吭,我以為他不歡迎我,便臉發著燒,放下豆腐,屁股靠著炕沿杵在那兒一動也不敢動。
   以前在街上碰見過姚三,羅鍋腰,瘸子,毫不起眼,這次見到他還是失望。姚三穿著一件分不清顏色的衣服,前襟黑黝黝地發著光,背部卻灰蒙蒙的,像被雨水浸泡久了的苫布。他兩眼渾濁,臉皺巴巴的,下嘴唇往上翻,叼著根煙,眼睛被煙熏得瞇成一條縫,煙灰長了時,用嘴吹一下,撲簌簌掉下來像頭皮屑。
   那天正好畫墻圍的張繼東和賣肉的二灰皮在。張繼東和我爸熟,平常見他總是一本正經。這時卻坐在鍋臺上,聽二灰皮講怎樣和開理發鋪的大拖鞋玩。二灰皮說,別看大拖鞋長得瘦,脫光衣服,那奶,嘖嘖,他舔了舔嘴唇。我不由自主跟著也舔了舔,喉嚨一陣發干。這時,張繼東咯咯笑起來,和平時完全兩個模樣。我看到他這樣子,有些發窘,把臉扎下去,絞著兩只手,看見從手腕到手背,手指,一步步紅了起來。
   有人催二灰皮繼續往下講,他卻說,羊快回來了,我接羊去,就走了。
   他一走,我松了口氣。
   接下來有兩個人爭論虎鞭酒和鹿茸酒哪個勁兒大,話赤裸裸的,我有些害羞,沒有聽完就拉著鐘曉走了,其實還是想聽。
   回家路上,我央求鐘曉不要告訴家里我去姚三家了。
   從姚三家回來后好幾天,每次在街上遇到大拖鞋,我就想起二灰皮說的話,不由想多看她幾眼。還想再去姚三家,聽人們說那些故事,但不好意思跟鐘曉說,也不好意思自己去。
   有一天,發現鞋頭上破了個洞,高興壞了,問媽媽要五角錢,要去姚三那兒補。媽媽不理解,以往這都是她來補,而且還要去姚三那兒。我說她補得不好看,不耐,班里同學鞋破了都是去姚三那兒補。磨蹭半天,媽媽沒辦法,給了我五角錢。我興奮地跑向姚三家,到他家院子門口,卻不敢繼續往里走了,害怕碰見熟人,像學校的老師,房前屋后的鄰居,尤其是鐘曉,要是他看見我獨自來這里,會不會?于是,從窗口往里瞧了瞧,沒有熟人在。我興奮地推開門,姚三還是坐在炕頭那把椅子上忙活著,里面還有誰,緊張得顧不上看。我結巴著告訴姚三要補鞋。姚三沒吭聲,扔過雙綠色的拖鞋。我換上拖鞋,把破了的那只鞋脫下來遞給他。姚三放下手中的活兒,瞇著眼睛拿起我的鞋認真看了看,給機子換上線,開始縫起來。我看著他搖著機子,線在鞋上出來進去,莫名地感到興奮。可惜補補丁的活兒太小了,幾分鐘后,姚三停下機子,用剪刀把線頭絞斷。我沒問多少錢,趕忙從口袋里掏出那五角錢遞給他,姚三接過去隨手放在旁邊的鐵盒子里。我隱隱有些失望。姚三卻沒有把鞋馬上還給我,又仔細檢查了一遍,用錘子把鞋底敲了敲,然后示意我把另一只鞋給他。我忙說,這只沒問題。姚三像沒有聽見我的回答,重復說,拿來。我不敢再說什么,乖乖把鞋脫下來遞給他。姚三同樣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用錐子在兩三個地方扎了扎,又把鞋搗了搗遞給我。我明白這次是真的弄好了,遺憾沒有檢查出鞋子有大問題。
   我慢騰騰換上自己的鞋,朝門口走去。真是越怕誰越能遇上誰,這時正好鐘曉進了院。我沒有等他問,心虛地自己解釋說,鞋破了個洞,找姚三釘。鐘曉沒有絲毫懷疑和驚訝,只是問了句,釘好了?就徑直進了屋。我轉了轉身子,不好意思再跟著他進去。出了姚三的院子,想起來這里的目的,感覺白來了一趟,什么也沒有聽到,很是沮喪。無聊地用腳趾頭頂了頂補好的那個洞,補丁圓不說,線又細又密,像個漁網,感覺還挺舒服。另一只鞋經他那么一鼓搗,也變得比以前好穿多了。
   沒過幾天,我的另一只鞋破了。我再問媽媽要錢時,她說,這么費!她不知道我為了去姚三家,故意用鞋踢石頭。那段時間,我的鞋費極了,隔段時間不是鞋頭破了,就是鞋幫開了,有只鞋底居然磨了好幾個洞。我的鞋上面補滿補丁,鞋底還粘了塊兒橡膠底子。我一點兒也不嫌鞋不好看,只要能去姚三家就高興。在那兒,我確實又聽到了許多新鮮又神秘的東西。
   終于要錢要到媽媽心疼了,她說,費韁繩的驢,這些天釘鞋的錢也比買只新鞋貴了。我便央求媽媽讓姚三給我做雙鞋。媽媽耐不住我軟磨硬泡,答應了。
   有了借口,我一有空就往姚三那兒跑。做鞋樣,納鞋底,做襯子,縫鞋幫,包括后來的绱鞋,他每一樣認真得像我們在仿紙上寫毛筆字。在姚三家里,我見識到了人們的隨便,光棍們還好,只是說說葷段子,蹭口飯吃。那些混混們卻完全把這里當成個沒人管的地方,他們張口閉口談論打架,議論女人,隨意打開柜子找東西,有的晚上不知道干啥去了不睡覺,大白天在他家里補覺;有的在他家里喝酒、劃拳,喝高后到處亂吐,有時還能吵起來,把家里弄得烏煙瘴氣。
   我奇怪姚三為啥收留這些人,一般人躲他們都來不及。問家人,爸爸說姚三心善,又一個人呆著太悶,喜歡熱鬧。媽媽反問我,那你還要去?他們不知道,這段時間,我從去姚三家的人嘴里,聽到許多關于女人和性的知識,對于沒有學生理衛生又處于成長發育期的我們,太稀罕了,眼前真的打開一扇窗戶。我還從這兒,獲得了種額外的安全感,認識了幾個大混混,他們誰走到街上,都是大爺。但我發現,姚三很少說話,只是不停地干活兒,像螞蟻、蜜蜂。
   其實,在姚三家里呆過,混得最好的,不是現在這些人,是他的另一個干兒子--“大刀勝利”。“大刀勝利”不光是我們鎮上最有名氣的混混,也是我們縣方圓幾百公里內最有名氣的混混。傳說他九歲時父親死了,母親改嫁,便在姚三家一直住到十六歲,然后去了包頭,一把菜刀從火車站東邊砍到西邊,后來成了賭王,手下有上百號兄弟。每當說起這個人物時,鎮上人們和談論漂亮女人一樣津津樂道,許多混混都用羨慕的口氣議論他。每年快過春節時,大刀勝利都會給姚三寄一大筆款子,村里送信的捏著匯款單見人就說,大刀勝利給姚三寄錢來了,滿臉放著興奮的光,一路從郵局說到姚三家。
   鞋做好了,試穿的時候我既興奮又遺憾,興奮的是終于穿上姚三親手做的鞋了,遺憾的是沒了做鞋這個借口,以后又不能隨便到他這里來了。新鞋一上腳,馬上感覺出不一樣,它不像以前穿新鞋,不是緊得夾腳,就是松的得襯東西。這雙鞋腳掌、腳面、腳后跟都正好貼著腳,姚三還特意在腳趾頭那兒留了半指長的地方,預備腳長了還能穿,但一點兒也不松。我滿意極了。姚三卻不放心,他這邊捏捏,那邊捏捏,然后讓我脫下來,放在鐵架子上,這兒敲敲,那兒敲敲,再讓我穿上。我再次穿上后,感覺不是穿了雙鞋,好像腳上自然長了層東西,試著走了幾步,又輕又舒服。
  
   二
   其實姚三最拿手做的是氈靴,以前趕馬車、拉駱駝的人穿的那種鞋。鞋全部用白羊毛氈子做成,厚墩墩的,到小腿肚子那兒那么高,據說穿上它,再冷的天氣也不怕。可惜人們不拉駱駝了,也不養馬車了,也就沒有人穿這種靴子了。我也只是在鐘曉家里見過一雙,那是他已經去世的爺爺留來的,試著穿了一下,腳發燙。
   每年夏天數伏的時候,姚三總會做這么一雙靴子。人們只要看見姚三帶著毛巾、香皂、洗衣粉出門往西走,就知道他要做氈靴了。因為姚三每次做這種靴子之前,都要先洗澡。
   鎮子往西五里遠,有個大水庫。一到夏天,鎮里男人們不分大小,紛紛到這里玩,洗澡的,游泳的,釣魚的,特別熱鬧。有的女人還來這里洗衣服。而姚三除了做氈靴前,別的時候根本不去。
   姚三到了水庫,總是先脫得精光,把所有衣服洗干凈,晾在壩上的石頭上,才開始泡在水里搓澡。他一泡進去,很快就有一群群銀白色的小魚游過來,圍著他打轉。透過水面,姚三搓下的泥垢像一條條黑色的蚯蚓,小魚在姚三旁邊鉆來鉆去,吞吃著蚯蚓,姚三快樂地唱著歌,翻來覆去是“沒有縫好的小氈靴,怎能穿它見情郎”這兩句。等魚少了時,姚三身子也干凈了,他穿上已經晾干的衣服往回走,整個人滿面紅光精神抖擻,像蛻去層硬殼,人們老遠就能聞到從他身上傳來洗衣粉的甜味兒。
   洗完澡的第二天,一早姚三就開始干活兒。這時他家里收拾得整整齊齊,完全像變了個樣。地掃得干干凈凈,桌子擦得明晃晃的,錐子啦、剪刀啦、鏟子啦等家伙都閃著亮光。這時,他不像以往那樣總是不聲不響干活兒,而是哼著見情郎的那首小曲子,開始搟氈子。他臉上的皺紋明顯舒展開了,還泛著少見的光澤。
   制作氈靴很是復雜,先要將粗羊毛做成氈子,然后再經過敲打、熏蒸和干燥等程序,最后才能用來縫制靴子。氈子有現成賣的,但姚三從來都是自己搟。
   姚三首先把收來的當年羔羊毛拿出來,仔細挑揀出雜質,將純羊毛鋪在席子上彈。羊毛一開始有點兒硬,扎手,等絨全部散開后,就變得松松軟軟,棉花一樣。姚三把它們一層層均勻鋪滿,然后將事先用油、水和豆面拌好的東西噴在羊毛上,再把它緊緊捆在一起,開始搟。他搟氈子用的是搟面杖,搟好后,敲打半天,讓它蓬松起來,然后把氈子放在做飯的鍋里蒸。姚三搟的氈子不大,恰好能放進去。不一會兒,屋子里飄散出羊毛的膻味兒。膻味兒越來越濃,后來變得好像濕漉漉的,就蒸好了,再放到院子里晾干。
   晾氈子的時候,姚三開始捻羊毛線。羊毛是搟氈子剩下的,捻子是駱駝骨頭制成的,磨得光滑透亮,像玉一樣漂亮。
   線捻好,氈子也干透了,姚三開始縫制靴子。大概是怕人打攪,姚三把自己反鎖在屋子里。這時來找他釘鞋或者串門,無論敲門,還是喊叫,不管聲音多大,姚三都不開門。有人趴在門縫上朝里看過,姚三明明坐在椅子上,與他只隔著一道門,七八步距離,給人感覺卻好像有十萬八千里那么遠。有人覺得姚三是故意裝作聽不見,惡作劇往里扔過鞭炮,姚三依舊毫不理睬。他整個魂好像都附在了手中的靴子上,不是過段時間,喉結動動,吃力地咽口唾沫,看見他的人們會以為他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直到一只靴子做好后,姚三才揉揉眼睛,伸展手腳。因為一直坐著,腿和腳麻得根本動不了,姚三揉上半天,緩緩站起來,倒上缸涼開水,咕咚喝完,上廁所,灑一泡黃黃的尿后,開始做飯。簡單的掛面荷包蛋,姚三做的時候,依舊心不在焉,心思還在靴子上。吃完飯,鍋也不洗,姚三繼續鎖上門,倒在炕上,幾分鐘后呼呼睡著了,隔著院子都能聽到他響亮的打鼾聲。天黑后,屋里也不開燈,呼嚕聲繼續響著,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
   接著,姚三做另一只靴子,還和昨天一樣緊閉著門。通常,這只比第一只做得更慢。做好后,姚三活動手腳,上廁所,吃飯,還是掛面,就用昨天沒洗的鍋,荷包兩只雞蛋。吃過飯,睡覺。
   這次睡覺姚三不再鎖門,人們看到姚三閉了兩天的門開了,便知道他的靴子已經做好。進去之后會發現,大熱天,姚三睡得安詳而踏實,嬰兒一樣,誰來根本不知道。有人好奇心重,在大伙兒的注視下,從姚三褲袋上解下鑰匙,悄悄打開炕頭上與姚三鋪蓋擺在一起的柜子。這個柜子平時上面蓋著包袱皮,人們問里面是什么,姚三從來不說。

共 17931 字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白色氈靴》這是一篇描寫人物的小說佳作,小說通過描寫我與釘鞋匠姚三之間的故事,展現了我的成長與姚三的大愛與善良的本性。小說很有地域特色,陽明堡是一個古鎮,這個古鎮上有個釘鞋匠姚三,姚三沒有媳婦、孩子,只是一個羅鍋腰,瘸子,毫不起眼的人。他的房子卻是一些混混,無家可歸人的去處。他的房屋里經常是有很多的人,人們在他的房屋里很隨便,取吃的,喝的,睡覺。但姚三一點也不生氣,他干他的活,認認真真的對待修他的鞋,我的老師誤解了我,我很傷心與沮喪,去找姚三,姚三鼓勵我,讓我好好學習,以后也不要到他屋里去。他的屋里人雜,怕影響我學習。還給我炒雞蛋吃。我的心中有了溫暖的力量。從此后,我努力學習。回報姚三對我的鼓勵。姚三是個特別的人,他有一股正氣,他做人踏踏實實、勤勤懇懇,認真對待每一個上門修鞋的人,寧可多費些時間,也覺不偷工減料。小說里描寫了外來溫州人來小鎮修鞋,鐘曉帶人去搗亂,姚三知道了,非要去給溫州人道歉,從這里可以體現姚三雖然其貌不揚,但內心卻是正直和善良的。他就喜歡做氈靴,一年做一雙,每次做的時候極度認真,不知道姚三以前經歷了什么?但姚三眼中的美好,也是人們眼中的美好,氈靴最后又流行了起來。最后,姚三死了,陪伴他的是那些氈靴們。小說通過我的成長描寫出姚三的正義和善良的品質,讓小說熠熠生輝。小說里有鮮明的時代特點,比如張海迪、民辦教師、漢城奧運會、溫州人、北京亞運會等,這些背景時代令人很是熟悉。小說以鮮明的人物形象,描寫出我與姚三之間的故事,這些事拉近了我與姚三之間心的距離。小說情節刻畫細膩、生動。情節描寫與人物心理描寫相得益彰,人物描寫真實、形象,揭示人性的美好,讓人深思!作者將小鎮的事情描寫的栩栩如生,令人感慨!欣賞佳作!傾情推薦閱讀。【編輯:永遠紅梅】【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210009】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永遠紅梅        2019-10-20 11:32:11
  感謝作者賜稿流年,祝作者寫出更多佳作,寫作快樂!
永遠紅梅
2 樓        文友:逝水流年        2019-10-21 21:34:16
  品文品人、傾聽傾訴,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
   靈魂對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
   善待別人的文字,用心品讀,認真品評,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優雅美麗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
   感謝賜稿流年,期待再次來稿,順祝創作愉快!
愛,是人世間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尋紅塵中相同的靈魂。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