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丁香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丁香】種樓記(小說)

精品 【丁香】種樓記(小說)


作者:半川柚子 秀才,1710.98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706發表時間:2019-05-26 20:22:20
摘要:一個兒童在村前的稻場上種樓的童稚故事。

【丁香】種樓記(小說) “我爸爸媽媽在城里干啥?”
   “種樓。”
   “豆豆的爸爸媽媽都回來了,他們咋還不回來呢?”
   “他們還沒種好。”
   爺爺圪蹴在樺櫟樹凸起的虬根上,不緊不慢地吧嗒著旱煙袋,一縷縷淡淡的有些泛藍的白煙從爺爺的鼻孔和嘴巴里冒出來,裊裊地升騰,繼而漸漸地消散在樹肚的枝丫間。桐桐雙手托著下巴,跟爺爺并排坐在樺櫟樹的另一條虬根上,若有所思地望著流西河對岸的公路,遠遠看去,像樹根上長了一大一小兩個黑疙瘩。
   樺櫟樹是村子的名字,也是村子的標記,從樺櫟樹走出去的人從未有人找不到自己的家園。樺櫟樹很古老了,三個大人也合圍不住,爺爺小時候這么粗,現在還是這么粗,好像一點也沒有長。那些走出去的人回來乍一見,還會覺得它變小了,沒有小時候那么高大了。其實,它還在不停地長,干枯一般的樹冠,每年都會長出一些新枝,闡出新葉,遮下半畝大一片濃濃密密的綠蔭。現在馬上要過年了,樹葉早落凈光了,這是樹木一年一度最蕭條的時候,樺櫟樹卻十分的熱鬧。
   獸老成妖,人老成精,樹老成神。樺櫟樹已經在村口站了幾百年,早成了樺櫟樹和樺櫟樹周邊的人們心中的神靈,逢年過節,人們都要來焚香祭拜,求子祈福,許下心愿,來年有了應驗的,必前來還愿,焚了香,叩了頭,還要在樹枝上系一根紅線繩,或紅布條,或紅飄帶,久而久之,便系滿了樹枝。從春天到秋天,那些紅線繩、紅布條、紅飄帶,一直都隱在樹肚里,樹葉一落,一下子全露了出來,隨著微微的風,飄著,舞著,遠遠地望去,一樹的火紅,很是熱鬧。
   樺櫟樹肚里,有三個喜鵲窩,都是竹簍一樣,又粗又高,一層一層地分著,上面住著喜鵲,下面幾層住著麻雀,流西河人叫小蟲兒。太陽壓山了,火紅的晚霞與樺櫟樹相互輝映著,山野的色彩更熱鬧了,但這種熱鬧卻使山村顯得更加靜謐,靜謐得有些冷清。幾只喜鵲已經落上枝頭,你嘎嘎叫幾下,它嘎嘎和幾聲。那些麻雀也飛了回來,麻雀卻不一樣,一直嘰嘰喳喳地叫,顯得有些吵。不管怎樣,它們都是在努力結束它們一天最后的晚唱。
   桐桐很煩,起身撿起一個小石頭,狠勁擲上去。果然起效,喜鵲和麻雀都啞了聲。桐桐擲出去的石頭,被樹枝擋了一下,很快落了下來,在不遠的地方,彈了一下,又骨碌碌滾了一截兒,不待停穩,那些麻雀就又嘰嘰喳喳叫了起來。爺爺在樹根上磕了磕煙鍋,將煙袋挽起來別在腰里,說:“今兒又白等了,回吧!”桐桐說:“小蟲兒還沒鉆窩兒哩,再等一會兒吧?”爺爺自言自語說:“小蟲兒都知道落窩,人咋還不知道回來咧!”爺爺說著已經起身,桐桐說:“爺爺,你先回,我再等會兒。”桐桐依然黑疙瘩一樣長在樹根上。
   天漸漸暗下來,淡黃色的月亮像剛烙好的鍋盔,慢慢地從東山梁上升起來。頭頂的小蟲兒,不知啥時候已經住了嘰喳,只偶爾嘰嘰幾聲,聲音也是很低,像桐桐小時候的夢囈。桐桐仰臉看了看天,灰暗地藍著,一片一片的薄云散亂地飄著,似動若靜。星星們總是調皮,一兩顆亮著,大都貓貓一樣藏著,桐桐拿眼去尋,一個個又嬉皮笑臉地蹦出來,眼睛尋到哪兒,哪兒都有星星,好像壓根沒有躲藏一般。桐桐的眼睛在天幕上尋了一圈兒,星星就滿天了。桐桐收回目光,望向流西河對岸模模糊糊的公路。一輛汽車亮著燈,從南邊緩緩地駛過來,把前面的公路照得雪亮。是爸爸,一定是爸爸媽媽回來了!桐桐一下子躍起來,向流西河跑去。桐桐只顧看著車,跑得又急,沒跑多遠,被絆了一下,“啪”,摔了一跤。桐桐也不顧得疼,一骨碌爬起來,繼續跑,誰知,那車在路口處沒有停,一拐彎兒,扭過山嘴消失了。對岸又變得灰暗模糊起來,好像更模糊了,連藍天上的月亮也模糊了,那些星星好像都躲到了什么地方在偷偷地在看自己的笑話。桐桐發現自己流淚了。
   不知啥時候,豆豆家的小花狗跑了過來,在桐桐的腿上蹭過來,蹭過去。桐桐拿袖子擦了擦淚,彎腰下去,一只手摟住小花狗的脖子,一只手輕輕地摩挲著脊背。小花狗靜靜地站著,勾著頭,親昵地去舔桐桐的小手。豆豆的爸媽在省城打工,幾天前就回來了,給豆豆買了一輛卡車和一支可以打塑料子彈的沖鋒槍,還有一嘟嚕好吃的東西,把桐桐眼氣死了。豆豆跟桐桐是鄰居,又是同歲,又都是在一歲多的時候被送回流西河的,兩人是樺櫟樹最要好的玩伴。但自打爸爸媽媽回來后,豆豆就不跟桐桐玩了,整天黏著爸媽。小花狗還和往日一樣,不時地來跟桐桐親昵一番。桐桐正摩挲著,小花狗突然掙脫出去,對著流西河灰暗暗的河灘,“汪汪,汪汪”地吠叫。桐桐突然害怕起來,撒腿往回跑去。不一會兒,小花狗住了吠叫,追了上來。
   桐桐回到家,爺爺已經做好了飯。爺爺說:“喝湯啦!”樺櫟樹人吃晚飯不說吃晚飯說喝湯,這可能與這里太窮有關,晚飯都做的是稀湯,久而久之,就把吃晚飯說成了喝湯。現在家家都富足了,老輩人還說喝湯。今晚,爺爺做的是面湯,還有饃,比盤子大的一個囫圇鍋盔,黃皴皴的。爺爺給桐桐掰了一大塊子,也給自己掰下一塊,卻不吃,拿在手上,起身從柜子里摸出他的酒壺。酒壺是不銹鋼的悶倒驢瓶子,扁扁的,能裝一斤酒。去年爸爸回來,給一斤悶倒驢,爺爺喝完了,就做了酒壺,去村口的小賣部打一斤散酒裝進去,當悶倒驢喝,別人不知道,以為是爸爸買了許多悶倒驢孝敬爺爺的。爺爺也不要酒杯,對著酒壺吹,桐桐看見爺爺凸起的喉結,一滾一滾。爺爺喝了酒,砸吧砸吧嘴,才開始吃手中的鍋盔。爺爺有句名言,至少桐桐認為是名言。爺爺說:“吃饃喝酒,越喝越有。”桐桐知道,爸爸媽媽去南方打工就是為了讓爺爺越喝越有。每次喝酒爺爺都會這么說,好像在給自己喝酒找一個恰當的理由,或者在祈求這個美好愿望早日實現,爺爺今天卻沒說。爺爺吃了幾嘴饃,又喝了一口酒說:“你爸剛才打電話了,說今年不回來過年了。”
   桐桐后悔了。咋就沒有跟爺爺一起回來呢?這回好了,爸爸媽媽打電話的時候,自己在樺櫟樹下死等,錯過了,連爸爸媽媽的聲音都沒聽到。桐桐懊悔,眼淚就又滾了出來。爺爺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桐桐是男子漢,不能在爺爺面前流眼淚。桐桐背過身去,拿袖子搌一搌,回過身說:“他們不會過了年接著再種嗎?”
   爺爺又喝一嘴酒說:“你爸爸說,他們的大樓剛種下,要看窩。”
   桐桐知道,爺爺春天點種南瓜的時候,在南瓜窩上扎了許多棗刺,防止豬拱雞爮,還有哪些鼻子賊靈的小松鼠,兩只前爪一扒一扒就把種下的南瓜籽偷走了。城里沒有棗刺,爸爸媽媽只能蹲在那兒看著。桐桐理解了爸爸媽媽,便問:“咱莊子那么多地,他們咋不在家種呢?”
   爺爺說:“咱們這兒的是莊稼地,只長莊稼,不長大樓,只有城里才能種樓。”
   桐桐就納悶了,說:“他們沒種,咋知道種不出來呢?”
   爺爺正嚼著鍋盔,嚼了一陣兒,一伸脖子咽下去,又掂起酒壺送到嘴邊,說:“等你長大就知道了。”
   桐桐不能等。桐桐要盡快讓爸爸媽媽回來,在樺櫟樹種樓。爺爺喝了酒,躺到床上就睡著了,桐桐卻睡不著,一直在想著種樓的事。平日里,都是自己先睡著的,爺爺啥時候睡著,睡著了是個啥樣子,桐桐沒有一點概念。現在桐桐醒著,可以聽到爺爺的鼾聲。原來爺爺愛打呼嚕,還特別響亮,高一聲,低一腔。桐桐正聽著,突然出現了一陣斷氣一樣沒一點聲響的可怕狀況。爺爺怎么了?桐桐呼隆坐起來,正不知如何,爺爺又突然憋出一聲來,打雷一般山響。桐桐就那么坐著,聽了一陣,發現爺爺一直是這個樣子,才放心地躺下。桐桐繼續想著種樓的事,想了多久,不知道了。桐桐想著想著就跑到了村口的樺櫟樹下。在那片空蕩蕩的稻場上,桐桐遇到一個跟廳堂掛畫上的老人一樣的鶴發童顏的白胡子老人。老人給了桐桐一把種子,樣子很像爺爺種的南瓜籽,仔細看又不是,白胡子老人說:“這是樓籽。”桐桐喜出望外,小跑著回家拿來自己的小鋤,學著爺爺種南瓜的樣子,在稻場上挖出一個又一個瓜窩一樣的樓窩,小心翼翼地將種子點種下去。桐桐天天坐在樺櫟樹的虬根上,看護著自己的樓窩。桐桐太困了,坐著打了一個盹,睜開眼時,那些樓窩里都長出了樓芽兒,跟爺爺南瓜窩里長出南瓜芽兒一樣,害羞一般勾著頭,一眨眼,那柔弱的樓芽兒,就長成了樺櫟樹一樣高的大樓。桐桐“咯咯”地笑了。這時候,爺爺在桐桐屁股上親昵地拍一巴掌,說:“日頭曬著屁股了,快起來吃飯。”桐桐一激靈,發現自己種的大樓全沒了,知道自己做了夢。
   早飯,爺爺做了紅薯糊湯,還有饃,饃是昨晚吃剩的鍋盔。桐桐喜歡吃紅薯,但不如爺爺吃得多,一頓一塊兩塊就夠了,爺爺要吃滿滿一碗,幾乎沒有糊湯。紅薯放到了年跟,很好吃,膩甜膩甜,在糊湯鍋里一煮,滿鍋的糊湯都甜絲絲的。玉谷香味,紅薯的甜味,攪合在一起,又香又甜,那叫一個好吃。平日里,桐桐總是沁著頭,只顧吃,今兒個不行,桐桐心里有事,喝了幾口糊湯,便抬起頭問爺爺:“爸爸媽媽種樓用啥種子?”
   爺爺正專心吃著紅薯,沒聽清,咽了嘴里的紅薯問:“你說啥?”
   桐桐大聲說:“我說,我爸媽種樓用的是啥種子。”
   這回聽清了,爺爺想了想,說:“磚頭。”
   “磚頭?”桐桐有些疑懷,把眉頭擰成了疙瘩,歪著腦袋看著爺爺,他要捕捉住爺爺的眼神,斷定爺爺是否騙了自己。爺爺的眼神跟往常一樣,沉穩,還稍稍有些呆滯。桐桐相信了爺爺,沁下頭繼續吃飯。剛吃兩嘴,桐桐有抬起頭,問:“跟種南瓜一樣嗎?”
   爺爺說:“我沒種過,這得問你爸爸媽媽,可能跟種南瓜一樣,先挖一個窩,將種子點進去,再覆一層細土埋好。”
   “快吃吧,吃罷,咱們去豆豆家打電話。”桐桐口氣跟爺爺一樣,儼然一個大將軍,在向爺爺下達作戰命令。
   爺爺說:“不急,離三月三還早哩,等你爸媽再打電話回來吧。”
   想想也是,三月三才是點豆種瓜的日子,桐桐安下心吃飯,糊湯喝得呼嚕嚕響。
   年三十晚上,桐桐和爺爺早早地吃過年夜餃子,準備看春節聯歡晚會。桐桐剛打開電視,豆豆的爺爺就過來了,手里拿著手機,還沒跒過門就問:“桐桐,你爺爺吶,快來接電話。”桐桐說:“在廚房刷碗哩。”不待叫,爺爺一邊用圍裙上擦著手,一邊小跑著出來,急急地問:“是娃們打電話了嗎?”豆豆爺爺迎住爺爺,遞上手機說:“通著哩,快說。”爺爺趕忙又擦擦手,才接過來,放在耳邊,只“喂”了一聲,便不吭了。桐桐看見爺爺眼睛濕了,不一會兒,兩行淚水便流了下來。桐桐催促說:“爺爺,快說話呀!”爺爺還不吭聲,只顧流淚。桐桐說:“爺爺,你不說,讓我說。”桐桐說著,就踮著腳尖夠手機。桐桐太矮了,夠不著,爺爺也不給。桐桐夠不著,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爺爺流淚,急死個人。爺爺流足流夠了,才憋出一句話:“在外過年,別啃。”爺爺終于把手機給了桐桐,說:“快跟你爸媽說幾句。”桐桐想好了,要先問一問種樓的事,誰知接過手機,只聽媽媽問了一句“桐桐,想媽媽了嗎?”就哽咽了,眼淚也不聽話了,蚯蚓一樣爬出來,從臉上格格扭扭地流下來。桐桐跟爺爺一樣,憋了老半天,才說出一句話:“我想你們。”
   這么大一件事,咋就忘了呢?豆豆爺爺走后,桐桐后悔死了。爸爸咋不知道買部手機呢?豆豆爸爸媽媽都有手機,還給豆豆爺爺買了,想啥時候打,就啥時候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還能視頻,多得勁!桐桐不知道,爸爸媽媽也想買一部手機,可不行啊!幾年前,奶奶得癌癥去世,家里欠了十幾萬的債,別人家的房子都翻新了,他們家還住著原來的舊瓦房,爸媽急呀!爸媽沒有手機,桐桐無法跟他們聯系,只能等爸爸下次再打電話回來。
   日子一天天過著,一轉眼就到了二月二。過了二月二,三月三就不遠了,桐桐一天天焦急起來。爸爸不打電話,桐桐只能相信爺爺的,把磚頭當作種子,在三月三到來之前種下去。流西河石頭多,磚頭卻很少,桐桐家沒有翻新房子,磚頭更少,桐桐找了一圈兒,在豬圈的墻根處找到半截青磚。青磚是幾十年前才有的,現在燒的都是紅磚,不管怎樣,它畢竟是一塊磚,桐桐如獲至寶。
   種樓是件大事,必須選擇一個合適的地方。桐桐在電視里見過大樓,占的地,可能比稻場還要大,所以,只能把樓窩選樺櫟樹前面的稻場里。于是,桐桐悄悄拿了自己的小鋤,揣著磚頭去了村口的稻場。
   春天里,稻場空蕩蕩的,只有靠樺櫟樹的一邊的場邊上,坐著五六個麥秸垛,鼓騰騰的,像爺爺蒸的饃,只是沒有那么白。稻場是莊里人打麥曬谷的地方,樓窩不能挖在稻場中間,桐桐就在沒有麥秸垛的一邊選了一個地方。稻場跟院子一樣,盡管經過了一個冬天的風凍,依然很瓷,很硬,桐桐的小膠鋤怎么也挖不動,挖了老半天,只挖出一個淺淺的凹坑。這不是辦法,桐桐停下來想了想,忽然有了主意。桐桐站起來,褪下褲子,掏出自己的小雞雞兒,對準挖出的凹坑,呲呲,撒了一泡尿。桐桐提起褲子,凹坑的尿水已經洇下,凹坑濕漉漉的,像剛下過雨一般,只是不是散發著清新的泥土芳香,而是散發著刺鼻的尿騷味。辦法果然奏效,桐桐很快就挖出了一個深坑。桐桐將磚頭放進去試試,還不夠深,也不夠大,磚頭落不到底。桐桐又尿了一泡尿進去,又挖了挖,終于滿意了。桐桐照著爺爺的樣子,先扒一些細土進去,才將磚頭放進去,再用細土覆蓋好,攏成一個圓鼓鼓的南瓜窩狀。桐桐站起身,圍著樓窩轉了一圈,發現窩的東邊不夠飽滿,便俯下身攏一些細土過去,并用手輕輕地撫了撫,又站起身轉了一圈,看看沒有什么可挑剔的,這才搓了搓手上的泥土,帶上自己的小鋤,滿意地回了家。

共 7875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大家就是大家,半川柚子老師寫的小說《鐘樓記》,剛好在六一兒童節前后發表,真是既應景又表情,把農村留守兒童期盼父母回家陪自己的那種復雜心理刻畫的淋漓盡致,讓人感慨萬千!老師選材典型,人物雖然簡單,但構思卻十分的巧妙!一個叫桐桐的小孩,父母去南方打工掙錢還債和攢錢蓋新房子,過年過節都不能回家。每逢過年過節桐桐就去路邊等父母回來,可每次都是失望而歸,他不解父母在城里做什么?就回家問爺爺,爺爺告訴他說“他們在城里種房子”。桐桐就想爸爸媽媽能在城里種房子,為什么我不能在我們家門口種房子呢?從此一個愿望在桐桐心中就生根發芽了。我一定要在我們村種一所房子!于是他就開始先找地方再找磚塊,第一次失敗了,又來第二次,桐桐重新買了新磚,踏踏實實又一次把磚種下去了。可他左等右盼,就是不見磚塊發芽!正當桐桐要絕望的時候,他卻意外地“看見樓窩長出了一個大牌子,跟剛拱出窩兒兩片子葉還沒闡開的南瓜苗一樣,直愣愣地站在那兒。桐桐飛快地跑過去看了看,又飛快地跑回去告訴爺爺說:‘我種的大樓發芽了!’”爺爺告訴他“那是新農村的規劃牌子。”小說到此嘎然而止。真的為柚子老師拍案叫絕!多巧妙的構思啊,不是大家真的想不到用這樣的妙筆,嘉禾實在佩服的五體投地!至于老師在人物刻畫方面的生動細致,選材的精準貼切,以及人物語言的性格化本土化等等方面,我就不去一一細說了,還是傾情推薦大家自己去閱讀體會吧!謝謝老師一直對丁香的厚愛和關照!【丁香編輯:嘉禾】【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5280011】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嘉禾        2019-05-26 20:25:40
  小說選了目前農村留守兒童的問題來寫,非常及時!可是在老師的小說里,沒有一點負面的東西,相反卻寫得充滿童趣
回復1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7 09:39:59
  謝謝老師的鼓勵!
2 樓        文友:嘉禾        2019-05-26 20:27:03
  人物語言符合人物集身份,特別是把兒童心理刻畫的栩栩如生.
回復2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7 09:40:47
  筆力不夠,是老師偏愛了。
3 樓        文友:嘉禾        2019-05-26 20:29:45
  題目《種樓記》中“種”用的非常生動形象。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回復3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7 09:43:42
  看幾個孩子在小區門口沙堆上做插木棍種樹游戲的啟發,沒有老師說得用的好。
4 樓        文友:孫巨才        2019-05-26 20:34:41
  關于農村留守兒童的作品不少,但這篇的角度特別新穎。文章的最后兩段是神來之筆,充分顯示了半川柚子老師的非凡功力。
回復4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7 09:45:15
  孫老師過譽了,多給點批評指導才是我期望的。
5 樓        文友:崢嶸歲月        2019-05-26 22:58:59
  六一節即將到來半川柚子老師為那些留守兒童抒發心聲,實在讓人感慨!感謝老師投稿對丁香的支持,期待老師的佳作再次展現在丁香讓讀者分享!問候老師!祝老師開心快樂!
崢嶸歲月
回復5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7 09:47:24
  稿子寫好多時,也是快到六一了,童心萌動,發了過來,謝謝老師關愛!
6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7 09:38:38
  感謝嘉禾老師的精彩編按,讓拙作生色添彩,辛苦了,奉茶!
7 樓        文友:櫻雪        2019-05-27 14:45:14
  樓非樓,種非種。細讀、精讀半川老師作品,是件工作之余的幸事。小說以桐桐對爸媽的期盼以及桐桐的一舉一動展開,拿磚頭當種子種在地里,是整個小說的高潮部分,讀來,是令人辛酸而無奈的。好在,桐桐等來了希望——爸媽要回來了。
一個人的KTV,自己唱給自己聽。
回復7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8 11:34:24
  過家家之作,能得到老師鼓勵,高興,謝謝老師!
8 樓        文友:櫻雪        2019-05-27 14:48:37
  結尾的反轉描寫,是整個小說最精彩之處,也是點睛之筆,道出了黨和國家的最新政策,也是下一個五年計劃的重點工作——重點振興鄉鎮企業,促進鄉鎮的發展。桐桐所在的村子,各家各戶的情況是非常不同的,拿蓋房子來說,顯而易見。這個點的文墨很少,但也能讀出來。足見老師的文字功底之深厚。向半川老師學習。
一個人的KTV,自己唱給自己聽。
回復8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8 11:36:36
  結尾也就是想說幾句好聽話,被老師贊評,汗顏。
9 樓        文友:櫻雪        2019-05-27 14:51:24
  小說中對動物、植物,以及人物的神態描寫,是非常有章法的。也就是所謂的合理利用廢話。向老師學習。廢話恰到好處,一個字不少,一個字不多。欣賞學習,期待老師更多精彩。
一個人的KTV,自己唱給自己聽。
回復9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8 11:38:47
  拙作廢話多屬實,沒有老師評得那么高,應向老師學習。
10 樓        文友:櫻雪        2019-05-27 14:55:50
  喝湯,就是老師所說的那樣。在過去,人干完活肚子很餓,晚上睡不著覺,但家里又沒有多余的糧食,也就只能熬湯了。現在,在我們這里,也把在晚上吃飯叫喝湯。
一個人的KTV,自己唱給自己聽。
回復10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9-05-28 11:41:27
  看來我們都曾窮過,繼續喝湯是一種記憶,不忘喝湯,才可吃饃。
共 11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