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丁香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江山多嬌】那山?那雪?那狗?那豹?那人(小說)

絕品 【江山多嬌】那山?那雪?那狗?那豹?那人(小說)


作者:半川柚子 秀才,1710.98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8131發表時間:2018-01-29 18:24:03
摘要:一個護林員被大雪封在大山里發生的故事。

【江山多嬌】那山?那雪?那狗?那豹?那人(小說)
   燕趙雪花大如席。蘆山寨的雪花沒那么大,卻如銅錢,只是沒有銅錢那么重,所以也不如夏日的冰雹,落得干脆,落得利落,落地有聲,而要在半空里,飄飄灑灑,紛紛揚揚,慢慢悠悠,婀婀娜娜,飄煩了,耍累了,顯擺夠了,才靜靜地靜靜地落下。銅錢大的雪花,落了三天,蘆山寨就進入了一個童話的世界。他和他的啞巴狗便成了這個童話世界的主人公。
   他的屋子在山坳里。那里是一片小小的平場,屋子就坐落在場子的里邊,背靠著伸下來的山跟。屋子的前面是一個巴掌大的小院,沒有院墻,扎了一圈籬笆。籬笆的樁子是些胳膊粗細的樺櫟木一劈兩半楔下去的,半人那么高。籬笆的外面,是一片菜園,種著雪里紅和油菜,還有幾棵沒有薅的大白菜。大白菜是用葛條綁著的,外面的葉子早已干枯了。落了雪,全不見了,只顯得一個一個的凸起的小包包。屋子也落滿了雪,胖乎乎的,蹲在雪地里,只有四周的墻和門窗顯示著那是一座房子。
   此刻,他坐在門后的火塘邊,懨懨欲睡。花臉半蜷著身,臥在旁邊,腦袋擱在伸趴的前腿上,眼睛閉一會兒,睜一下,睜一下,閉一會兒,睜少閉多,偶爾也會揚起腦袋,睡眼惺忪地看他一眼。花臉是一只狗,公的,個大,健壯,通身黃,頭臉上卻有一坨,落了雪一樣白,故而得名花臉。狗都會叫,汪!汪汪!但花臉不會。花臉是個啞巴狗。花臉是他的老伙計,整天腳腳不離地跟著,他走,它走,他坐,它臥,他無話,它不語,一對沉默者。他是會說,不說;花臉是想叫,不會叫,也不是不會叫,是不會汪汪叫,只會啊哦啊哦叫,像狼嗥,又不是狼嗥。花臉成為啞巴,與它的血統有關。花臉的母親是個狗,是他到蘆山寨不久曹子成送來的,說是給他做個伴兒。花臉母親不是個好母狗,經常到處浪蕩,跟狗媾和,也跟狼媾和,生過三窩兒狗崽兒,最后生的四個崽兒,竟有三個狼崽兒。三個狼崽兒長到半大,在一個月夜里,來了一頭大狼,在不遠處嗥叫幾聲,隔著窗戶,他眼睜睜看著,三個小家伙一跳一蹦地跟了去,消失在老林子里。幾天后,花臉的母親不見了,她想她的那三個崽兒了,跟著氣味找去了。花臉母親一去,再沒有回來,是死,是活,誰了不知道,他再也沒有見過。從此,花臉就跟他相依為命了,他跟花臉相濡以沫了。
   雪,仍靜靜地下著,整個屋子靜靜的,整個蘆山寨靜靜的,整個世界靜靜的,只有火塘里的疙瘩柴偶爾爆出一聲輕微的脆響,炸飛一些碎小的火星兒。
  
   二
   平日里,他領著跟他一樣的啞巴狗,像一匹巡視領地的老狼一樣,在幽深的老林子里默默地穿行,守護著流西河最后的這片老林子,也守望著大山的沉默與孤寂。
   他是討飯來的。到流西河時,領著一個小姑娘。小姑娘臉臟臟的,粘著黑的泥水印,一綹兒一綹兒,兩只眼睛卻又大又黑,因為瘦,大得有些夸張。他要了三天,就要到了村支書曹子成的門口。曹子成的婆娘給盛了一大碗稠糊湯,正要打發他走,被曹子成叫住了。曹子成剛在公社挨了罵,正為找不到護林員糾結著,就對他說,留下來當護林員,管你有飯吃,還送你女兒上學,咋樣?他正剜一疙瘩稠糊湯在嘴里,猛地一咽,點了點頭。于是,曹子成給小姑娘取名叫蔡青,送到了皂角樹的小學校,接著把他送到了蘆山寨山腳下的屋子。曹子成臨走時囑咐,看好林子。他點了點頭,說,嗯。原來他不是啞巴。但很少有人聽他說過話,所以,大家都叫他蔡啞巴,他也不計較,就一直叫開了。
   現在女兒蔡青已經大了,給曹子成做了兒媳婦,曹子成閨女一樣待著,不用掛念。但他很想外孫。流西河人說,里孫點張紙,外孫指一指。意思說,死了,入土了,孫子會給燒點紙錢,外孫呢?只會指一下墳谷堆說,那是外爺,僅此而已。他沒有兒子,對他來說,外孫里孫都是孫。小家伙兒虎頭虎腦的,長著一對小虎牙,見了,爺爺,爺爺,一個勁兒地喊,他不應,心里卻甜,比秋天從樹洞剜出來的蜂蜜還甜。小家伙兒喜歡捋他的胡子,偶爾還會趁他不注意,猛地一扥,拽一根下來,嘻嘻地笑著跑開。每每這時,他也不惱,也嘿嘿地笑,很開心。不過這種機會很少,時間也很短,好在他的記憶力還好,能夠慢慢地回味。回味永遠是美好的,也是很痛苦的,思而不見,見而更思。
   前幾天,他下山的時候,特意去看了外孫。女兒蔡青說,電視里預報說,近日有暴雪,別再進山了。他沒聽。他掛記著那只豹子。那只豹子是兩年前來的蘆山寨,他見過,公的,健壯,個大,足足比花臉高一搾,長二尺,金黃的絨毛,一身銅錢大的黑圓坨,流西河管這種豹子叫金錢豹,據說很值錢,一只能換一部小汽車。豹子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金錢豹屬一級。初春的時候,縣林業局來了人,在他的屋子里住了好多天,整天拿著望遠鏡,滿山跑,東瞅瞅,西望望,臨走時,一再叮囑,要看好這只豹子。他點了頭。點了頭,就得看好,不能讓人偷獵了。他在閨女那兒住了一宿,就回了蘆山寨。
   他回到蘆山寨的第二天,果真就下了雪,而且一下就是三天,而且還沒有聽歇的意思,雪花一直不緊不慢地飄著。
  
   三
   花臉突然昂起頭,耳朵也豎了起來,少頃,一躍而起,沖著門縫“啊哦,啊哦”狂吠。他知道,來客了。這大雪連天的,誰會來呢?當然不是曹子成,當然不是女兒蔡青。他說的客,是老林子來的,它們可能是一群狼,一群鹿,一群野豬,或者其它的山野居民。
   花臉叫了一陣兒,便退了過來,臥在了原來的地方。客走了。這個客膽小,不是野兔,就是野鹿,是來討食的。花臉這么狼嗥一樣一叫,自然就嚇著了,跑了。
   過了一會兒,花臉又昂起頭,豎起了耳朵。他說,老伙計,別叫了,雪窩子里找食,難啊!恁多的菜,給它們吃點吧。花臉又沁下頭,瞇上了眼。他突然想認識一下來客,起身走到門口,扒著門縫瞅,果然是一只鹿。赤黃色的絨毛,梅花大的白點,很隨意地撒在身上,又落了雪,分不出哪是白點,哪是雪花,看上去更加可愛了。這是一只草鹿,沒有枝枝叉叉的大角。流西河說的草鹿,就是母鹿。流西河對畜生的稱呼很奇怪,特別是母的。譬如母羊,不說母羊,說水羊;譬如母牛,不說母牛,說是嬤牛;譬如母貓,不說母貓,說女貓。蔡啞巴想起了小時候的蔡青,就跟這小鹿一樣可愛,也跟這小鹿一樣可憐,餓了,只能伸著小手乞討,直到兩人遇上,收做了女兒。
   有草鹿來訪,后面可能就有尋著氣味尋著蹄印來的狼或豹。這是他多年的經驗。
  
   四
   那也是一個大雪封山的冬天。那年,原打算下山的,他沒做過冬的準備,卻被封在了山里。因為海拔高,蘆山寨的雪化得很慢,一旦被封,沒有月兒四十,很難走出去。好在,那年他做了一大壇子黃酒,冷得不行了,他就舀一飯勺來喝。關鍵是糧食,本就不多,又是吃的囫圇糧,很快就吃空了。他只好另想辦法。那天,他看到一頭野豬,來他的菜地里尋吃的,知道野豬是餓得不行了。他突然想,把這頭野豬弄了,熬過那個冬天。于是,天黑的時候,他把酒壇子里的酒和糟子統統倒了出來,加進一些炒熟的豆子,加熱了,盛在盆子里,放在門口。半夜,他起來尿尿,扒著門縫一看,那頭野豬果然被醉翻在雪地上。第二天,他把還在醉夢里的野豬宰了,弄了百十斤的肉,用葛條拴了,一塊一塊掛在屋梁上。他把頭蹄下水留給了花臉。當天,他就煮了一大塊子,美美吃了一頓,把骨頭給了花臉的母親,當然還有一塊子肥肥的肉。
   野豬的肉腥和血腥被風兒消息一樣散播著,引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傍晚,他正站在籬笆外面小解,一扭頭看見一頭狼,時而低頭嗅一嗅,時而猛跑一陣兒,漸漸地,跑近了,才看清一只山混子。流西河說的山混子,是一種大狼,可能是狼跟什么兇獸媾和的雜交狼,比一般的狼高大,兇殘,狡猾。山混子是不常見的,卻讓他見到了。花臉母親“汪汪”著沖上去,未及跟前,便夾著尾巴逃了回來。花臉怯了,那只山混子沒怯,不僅沒怯,反而猖狂了,肆無忌憚地追了過來。他知道這家伙不是善茬兒,忙回屋去取獵槍。那時候,他有一把雙管獵槍,是大隊專門給他配的,巡山時好防身。他剛轉身走到籬笆門口,它便一躍一躍沖到了跟前。拿獵槍已來不及了,他拽起一根籬笆樁子,一回身掄了上去。只見那家伙一躍,便躲閃過去,見有人阻撓,放棄了花臉母親,呲著牙,與他對峙著,慢慢移動著步子,伺機反撲。他慢慢地向籬笆門口移動,想盡快回到屋里,不料腳下一滑,險些跌倒。那家伙瞅準時機,一躍撲過來,他下意識地一偏頭,躲過一撲,棉襖卻被撕出一個大口子,棉絮撕流出來,白森森的,仿佛露出了骨頭。幸虧花臉母親撲了上來,他才沒遭到第二撲。也就在這當間,他站穩了,一杠子掄過去,雖又沒掄中,但他分明看到從那家伙身上劃拉下一撮黃黃的絨毛飄飛了。那家伙一定覺出了,一躍躥出很遠,才調轉過頭來。他趁機進到院內,麻利地向屋子腿移著。那家伙被激怒了,一躍一躍躥上來,猛地一躍,越過籬笆,躥到跟前,又一躍,撲向他。說時遲,那時快,他慌忙用木樁子抵擋,但已遲了,左邊的耳朵被掃中一爪,半個耳朵飛了,鮮血瞬間流了出來,滴灑在肩前肩后的棉襖上,更多的血,順著半邊臉流著,淌著,流進了脖子,淌到了胸前,淌到了后背。他趁花臉母親撲上去的時機,退進了屋內,抓起門后的獵槍,堵在門口。此時,花臉母親與那家伙撕咬著被逼退到了門口。他怕傷著花臉母親,抬高槍口放了一槍。那山混子可能被追獵過,知道槍的厲害,稍一愣神,抽身一跳,離開,再一跳,便躥了出去,一躍一躍消失在雪光與夜色交融的灰白之中。
  
   五
   那草鹿怯怯地慢慢地靠近了菜地,鼻子一抽一抽地嗅著,進入菜地后,用前腿一下接一下地爮起雪,爮過一陣兒,把頭沁下去,啃一嘴青菜,立馬昂起頭,警覺地看著四周。接著,又爮一陣兒,又沁下頭,啃一嘴,又昂起頭。也許是太餓了,也許是覺得沒有了危險,草鹿放松了警惕,專心地爮起來,忘我地吃起來。突然,花臉一躍而起,躥過來,沖著門縫“啊哦,啊哦”狂吠。草鹿受了驚嚇,一躍跳出丈余,正要往遠處跑,三只狼進入了視野。草鹿折身往回跑,眼見仨狼追近,情急之下,一躍跳過籬笆進到院內。這邊,花臉叫得更兇了。草鹿進退兩難,慌忙從左邊跳出去,一只狼已包抄過來,只好又跳進院內。狼在雪地上一跳一跳地圍上來,距籬笆只有十幾米遠了,再過幾秒鐘,一個柔弱的生命,就會從這個童話的世界里消失了。蔡啞巴猛然拉開門,花臉箭一樣射了出去,一下子就把草鹿撞翻在地,張開的大口,迅速向草鹿脖子咬去。他大吼一聲,花臉!花臉愣了一下,松了嘴。草鹿骨碌一個翻身,站起來,也許是慌不擇路,也許是感到屋子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竟一頭扎了進來,站在后墻角處,一臉驚恐地看著他。
   此時,已有一只狼躥了進來,花臉撲了上去,卻沒有撕咬,只是拿鼻子一抽一抽地嗅。那狼也一樣,鼻子一抽一抽。繼而,那兩只狼也跳了進來。相互嗅過之后,三只狼順著籬笆嗅了一圈,走過來,狗一樣坐在屋檐下。他一下子明白了,它們是走失的三只狗啊!孩子們,你們回家了,我好想抱一抱你們喲!他沒有出去,也不能出去,更不能讓它們進屋,它們會吃掉草鹿,也有可能會吃掉自己,它們畢竟是狼啊!
   他拿來頂門的杠子,把門頂牢實,又坐回火塘邊。
  
   六
   天,漸漸起了暮色,暗了,漸漸地暮色成了夜色,依然只是暗,沒有黑,暗得重一些罷了。這是雪的緣故,雪光沖淡了蘆山寨的夜色。雪,漸漸小了,繼而停了,卻起了風,漸刮漸大,屋后的老林子,開始嗖嗖的響,漸漸地有了哨音,顫顫的,急急的,再后來,就變成了吼,一聲緊過一聲,吼得屋子都顫顫地抖了。地上的雪沫子被裹飛,滿世界地亂撒,一波一波地,撒得天昏地暗,還撒進了屋子。
   風像一只被打騷的野豬,拼命地撞著門,哐嗵哐嗵直響,也把屋里僅存的一點熱度,吹散了,帶走了。屋里冷了下來。進了屋子的風,成了一個瘋女人,應該說是一個淫蕩的瘋女人,伸著她冰涼的手,從他的脖子伸進去,從他的腰里伸進去,肆無忌憚地撫摸著他的身子的每一個部位。他感到自己是在遼天地里,火也失去了它應有的熱度。
   他起身去抱柴。柴是早劈好的,碼在后墻根,齊整整的。可憐的閨女,你餓了吧,這就給你弄吃的。他想撫摸一下草鹿,一伸手,草鹿卻一蹦,跳開了。他苦笑一下,彎下腰去抱柴。他說,閨女,冷吧?過來烤火。草鹿聽不懂他的話,站在那兒不動,依然驚恐地看著他。哦,該先給你弄點吃的。你吃草,看屋里沒有,吃點啥呢?羊吃黑豆,你跟羊是親戚,也吃黑豆吧?我給你抓一把去。他進到里屋。靠山墻放著一張床,后墻跟是幾個缸缸罐罐,里面裝著米面、玉米糝和麥子、玉米、豆子。他挪開一個瓦缸的木蓋子,窊半瓢黑豆出來,放在草鹿面前。草鹿低頭嗅了嗅,又昂頭看了看他,沒有吃。他說,閨女,吃吧。草鹿依然未動。他退回到火塘邊,做出不看的樣子。草鹿試探著促進一部,看他一眼,麻利地伸長舌頭卷舔一嘴,退回原處,才“咯嘣!咯嘣!”爵起來。

共 12813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動物界的弱肉強食,是大自然的基本規律,發生在雪地里的故事,一方面闡述了這個道理,另外也道出了其它的哲理。這是一篇有深厚內涵的小說,看其表面,不過是守林人守衛森林里的寶藏的故事,但細細品味后,不乏能悟出更多有用的東西。他,帶著他的老伙計——花臉,遇到了他的女兒——草鹿,可途中,出現了岔子——花臉的狼兄弟來了,而且對草鹿勢在必得,最終,他沒有扭轉這個局面——女兒沒了。緊接著,花臉遇到了麻煩——豹子找上門來了,經過幾番爭斗,豹跑了。但他想到了森林里的金錢豹,果然,正如其所料——金錢豹遇到了危險。在解救金錢豹的過程中,面對它的兇殘,他很苦悶,但絞盡腦汁后還是想到了辦法——以醉倒的辦法,解救了它。無疑,小說是成功的,小說的特色在于,以白描式的寫法,運用人物心理描寫和環境描寫相結合的手法,將故事層層展開,尤其是極其生動的語言描寫,將人物塑造得活靈活現,無論是他和他的伙計,還是森林里的敵人、寶貝,都充滿了無法言喻的靈性,這是小說的一大亮點。動物界,向來是弱肉強食,但通靈的金錢豹被救之后,會不會懂得報恩呢?答案,就在小說中。拜讀學習,力薦賞析。【丁香編輯:櫻雪】【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02010018】【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80814第1087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櫻雪        2018-01-29 18:24:57
  感謝老師創作如此精彩的小說,非常給力,學習了。問好。
一個人的KTV,自己唱給自己聽。
回復1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0:15
  老師辛苦了,謝謝老師,寫好就發過來,里面有幾處筆誤。
2 樓        文友:遼寧孫成文        2018-01-29 18:28:04
  又是一篇佳作,丁香作者厲害啊。一會慢慢品評,問好老師。
聞杰
回復2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1:05
  感謝老師鼓勵!
3 樓        文友:遼寧孫成文        2018-01-29 18:29:25
  先占上板凳,讀一小段,太好看了,故事驚艷亮相。
聞杰
回復3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2:47
  夸張了,不過這也是老師的另一種批評鼓勵
4 樓        文友:林易峰        2018-01-29 18:30:57
  太棒了,越看越好看,特別吸引人。我要慢慢讀了,好喜歡。
回復4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3:29
  謝謝老師的偏愛!
5 樓        文友:林易峰        2018-01-29 18:31:40
  太有趣了,我要慢慢品讀,這么優秀的作品。
回復5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4:12
  謝謝老師!
6 樓        文友:嬌嬌        2018-01-29 18:36:09
  又見老師好文分享丁香,那山那狗,那豹,那人、那雪,故事驚艷亮相,我也要慢慢品讀。
嬌嬌
回復6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5:16
  草成的,發得急了。謝謝老師鼓勵!
7 樓        文友:嬌嬌        2018-01-29 18:38:42
  大雪封山,護林員被隔在山里,四周一片白茫茫,護林員究竟會有怎樣的遭遇,歡迎讀者跟隨作者的描述慢慢進去入到故事中。
嬌嬌
回復7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6:37
  我的小說就是慢慢說的故事。
8 樓        文友:嬌嬌        2018-01-29 18:40:12
  感謝老師分享您的佳作,好棒,辛苦了,敬茶!
   一會好好親讀您的美文。
   感謝雪哥精彩編按,辛苦了!祝審稿愉快!
嬌嬌
回復8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7:30
  謝謝社長!
9 樓        文友:巍巍昆侖        2018-01-29 18:41:49
  故事從護林員被困開始,大雪紛紛,故事離奇精彩,慢慢欣賞。
回復9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10:24:36
  謝謝老師
10 樓        文友:巍巍昆侖        2018-01-29 18:42:57
  太刺激了,好作品,丁香人才濟濟,佩服老師文學功底了得!祝福丁香,祝福嬌嬌社長!
回復10 樓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8:35
  老師夸張了,謝謝老師鼓勵!
共 40 條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