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漁舟唱晚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漁舟】記憶里的老風箱(散文)

精品 【漁舟】記憶里的老風箱(散文)


作者:柳岸至水 童生,899.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237發表時間:2016-09-28 22:41:53

【漁舟】記憶里的老風箱(散文) 每次回家探親,故鄉都悄然發生著變化,好像又梳妝打扮了一番,一次比一次干凈、整潔。經過近半個世紀的變遷,童年時的故鄉仿佛已經變成了一張發黃的老照片。房屋、樹木、街道無一例外地變了模樣,包括家里的那些老物件,逐漸閑置或廢棄了。幾年前父親去世后,母親就跟著我弟弟一家出去做事了。家里經常空蕩蕩的,煙火氣也少了。回家的次數雖然少了,但故鄉一直在我的心里。每次回家,對故鄉一草一木的那種親切感依然如故。尤其看見家里的那些老物件,心里特近乎。歲月匆匆,童年不再,總喜歡在這些老物件上搜尋舊年的影子。
   比如伙房里這件“傳家寶”,一個燒火做飯用的舊風箱。風箱,也有不少地方叫“風匣”,一種簡單而古老的木制吹風機械。據說這是老爺爺那輩兒傳下來的,跟我家北屋沖門口那張八仙桌一樣古老,八仙桌是我奶奶陪嫁的嫁妝,至少是清末民初制作的老物件了。這件傳家寶,甚至比我爺爺的“資格”還老。它見證了我家幾代人的成長,天天目睹我們幾代人的柴米油鹽、一日三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歷盡了滄桑。
   這件其貌不揚的舊風箱,是經過大風浪的,經過戰火洗禮的。
   1943年,日本鬼子“掃蕩”。一聽說“鬼子來了”,全村男女老少都立刻轉移——年輕的女人用鍋底灰抹成黑臉,男人們隨身帶點吃的和衣裳就拉家帶口四散逃命。那時父親才十來歲,還好奇地站到墳頭上看熱鬧。被爺爺一把拽了下來,抱著他騎上了毛驢,牽著驢就往村外逃。據父親說是躲到了一個地窨子里躲了兩天。
   可家里卻遭了秧,鬼子兵把各家都翻了個底朝天,沒找到什么值錢的東西,就胡亂朝屋里放了幾槍,臨走還放了把火。伙房里有一小堆柴禾,結果把風箱的正面燒壞了,還燒掉了拉風箱的把手。兩天后逃回來的爺爺把風箱修好,換了個拉拉桿和把手,讓風箱又恢復了往日的活力。所以,這只舊風箱也是經過了戰火“烤”驗的。
   父親在世的時候,家里人多,經常拉風箱燒火做飯。到后來,只有當我們一家人回鄉探親的時候,才會用大鐵鍋做飯,使這件舊風箱有了用武之地,“呼嗒、呼嗒”地忙活一陣兒,大顯威“風”,煮出一鍋餃子或者燉出一盆子大鍋熬菜。也為我們這個十幾口子的大家庭營造出一種歡樂祥和的氛圍,老老少少圍坐在一起,述說家長里短,回憶童年往事。
   小時候,見父親每次殺完雞,都把拔下來雞毛攢起來,短的羽毛裝到布袋里保存起來。公雞尾巴上的長羽毛用線繩捆起來。當時我并沒去刨根問底,只是悄悄地記在了心里。
   原來每年冬閑的時候,父親會在避風向陽的北屋門前修理風箱。把風箱上蓋打開,上蓋是一塊長方形的木板,一抽就出來了,里面是一塊擋風板兒,四周都是縲(léi)上去的雞毛,這就是風匣的活塞。風箱用得久了,風板就會漏風。父親把那些磨損了的舊雞毛拆下來。把攢起來的那些雞毛縲到擋板四周,這樣風匣的密閉性恢復,拉起來風力又大了。而那些公雞尾巴上黃黃綠綠的長羽毛,就被父親綁成了雞毛撣子。
   父親還根據風箱拉風的原理,給我們做了幾只土造的“水槍”。水槍都是就地取材,槍筒是用一節蓖麻桿做的,在蓖麻桿一端鉆個小眼兒,做噴水口。另一端橫斷面直接切開,做活塞口。然后拿一根筷子,頭上綁上紗布做活塞。這樣,一個土造的噴水槍就做好了。我們哥倆一人一個,跟其他小伙伴兒們互相噴水嘻戲,弄得滿身水,卻樂趣無窮。
   打記事起,母親做飯多是喊我幫她拉風箱燒火。我也挺愛干這活兒:不怎么累,可以一邊拉風箱一邊玩兒。燒不了多一會兒,鐵鍋里的涼水開始響了,“絲絲”的,熱氣也漸漸冒了出來。我就喊:“娘,鍋開了!”母親就系著圍裙,端著一大盆和好的面走進來,圍著鍋頭轉,蒸饃饃、貼餅子,熬米湯,丁丁當當地一通忙活。母親一邊忙活一邊跟我說:“一氣饃饃二氣糕,豆渣窩窩大火燒。”蒸饃饃、蒸年糕或者豆渣窩窩,用的火候是不一樣的,這些都是燒火做飯要掌握的要領。
   拉風箱是有技巧的。剛把點著的引火柴禾塞進灶膛時,只需輕輕拉動幾下風箱,鍋底的火苗就“噗”地躥起來,伸出火舌興奮地舔著鍋底。這時要輕輕地拉,不能用蠻力,否則風太大,會把灶坑里的那點引火吹滅,就前功盡棄,還得重新點。輕輕拉動風箱,慢慢送風,把空氣通過風箱送給灶坑里的柴火,等里面的火燒旺了,才可以往灶膛里添玉米秸、棉花稈等硬柴,或填進去些煤炭。這時候火越燒越旺,拉風箱就可以任性點了。風箱“呼—嗒”、“呼—嗒”地響,灶膛里那一簇簇紅黃的火苗,隨之起起伏伏,搖搖曳曳。通紅的灶火,也映紅了媽媽慈祥的臉龐。
   燒開鍋里的水,先舀出來老爸泡茶喝的開水,灌滿暖壺。然后把小米、綠豆之類的放進去,再燒,這時要小點勁兒,柔柔的風,文火慢燉,燒燒停停,慢慢熬,不能淤鍋,不能讓米粥溢出來。大約半個鐘頭,一鍋噴香的小米綠豆粥就熬好了。
   夏秋時節,父親會把從苜蓿地里逮回來的螞蚱、油子、擔杖一類的,用草梗子串起來,放到灶膛的火灰里燜烤。不消幾分鐘,外焦里嫩的螞蚱就被烤好了,外面的翅膀已經被燒掉,露出來的皮黃肉嫩,吃來別有一番香味兒。
   記得小時候好像什么飯菜都要用風箱燒火去做:熬米粥、蒸饃饃、餾苦累、插白粥、烀山藥、貼餅子、燉大鍋菜、燉肉燉骨頭、炒青菜、炒雞蛋……各種各樣的飯菜,都是這樣做出來的。在這樣“呼嗒、呼嗒”的風匣聲音伴隨下,父母親教會了兒女做各種飯菜,教會了我們如何用力,如何把握火候,怎么省勁兒。還教會了我們好多做人的道理。父親常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好男兒志在四方”、“不義之財不能貪”、“粒粒皆辛苦”、“黎明即起,灑掃庭院”等一些勤儉持家或者教人惜時的至理名言,至今仍然時常回響在我的耳邊。
   那時候家家戶戶都在廚房里盤鍋頭、壘灶火。早,午,晚,從街巷里一走,總能聽到各家各戶傳出來的拉風箱的聲響:“呼—嗒!”“呼—嗒!”節奏舒緩,十分親切。又有油炸花椒,炒菜的香、熬粥的香在風中徐徐而來,沁人心脾,心里一下子就感覺暖烘烘的。
   風箱外表很簡單,就是一個長方形的木箱子。窮人家的風箱大多是原木色,白茬,不上漆,時間長了,煙熏火燎的,就變成黑褐色了。富戶財主家里的風箱多是上了油漆的,有的邊角還鑲了黃銅邊角。
   據說這種古老的活塞式鼓風器,是宋朝才發明的。之前,鼓風都是用一個大布口袋通風,口袋一頭拴在通風口,一頭用石頭壓住,拍打布袋子,就有空氣吹進爐膛里了。明代《魯班經》和《天工開物》上都有風箱制作的記載。記得父親也在家做過風箱。一般要選用梧桐木,材質輕、不易變形。拉桿則要用質堅而順直的椿木。首先把選好的木料鋸成所需要的板材,晾干,再用鋸末點燃的溫火烘烤,等木材徹底干透。之后,根據風匣所需用的尺寸將木材進行研縫,將木材粘接牢固。用的木匠工具主要是鋸子、刨子、墨斗等。做風箱,部件很多:上下蓋、上下梁、壓條、沿板、拉桿、貓頭、前后門子、海眼,還有底部的約風、舌頭、風口、氣嘴等等。各個部件多數需要榫鉚相套,再用魚膠、水膠、釘子等材料沾合組裝在一起。
   風箱也分大、中、小不同規格。大號的風箱一般是用于冶煉、鑄造,尺寸大,風力也大。中等的,長不足一米,適合普通家庭燒火做飯用。最小規格的,只有一尺多長,主要用于銀匠、錫匠、小爐匠等走街串巷做生意用。
   風箱一般都是放在灶臺右側,墊磚,離開地面一點距離,防潮濕。頂面放一塊稍大的木板,既能當切菜的案板,又能壓穩風箱,避免淋濕風箱。風箱下面的出風嘴對準灶臺下的進風道,有時還得纏點破布,封嚴實了,防止風嘴跑風。
   風箱的兩端各有一個方形進風口,風箱內的出風口里面有一個叫“巧舌子”(也叫“風舌頭”)的木頭閥片,風箱拉桿無論前推還是后拉,都能出風燒火。風通過出風口時來回撥動“巧舌子”,其作用是保證拉桿在推拉時都有風從出風口里吹出。推的時候,從前風口進氣,后擋風板則會關閉,風道風舌后開前閉;拉的時候,從后面的進風口進氣,前面擋風板自然關閉。——看似簡單的風箱,其制作和工作原理還是非常巧妙的。
   我們家的風箱是單根拉桿的。有的人家是雙排拉桿,拉起來時箱內的風板受力均勻,似乎更輕一些。拉桿下邊有一個不大的方方正正的進風口,里側掛著一個巴掌大的“風舌頭”,是用一塊薄木板做成的。往里推時,風舌頭張開,吸進去風;往前拉時,風舌頭又“吧嗒”一聲合上,風會從后面的進風口吸進來,通過風匣嘴吹進灶膛里,前后兩個風舌頭隨著推拉一張一合,就會發出“呼嗒、呼嗒”的響聲,清脆,好聽。
   小時候還見過背著工具箱的“打風箱、修風箱”師傅,走村串戶叫喊:“打風匣哩!誰家打風匣呀?有修風匣的沒?”有的人家風箱突然沒風或者風小了,不會修,就得請師傅打開風箱頂上的插板修一下。一般多是因為風板松了或者脫落了。用得時間長了,風板四沿兒上的一圈雞毛禿嚕了,得大修,打開風箱,換上新雞毛。
   以前農村家家戶戶都有磚砌的鍋灶,旁邊放著一個風箱。鍋里添好水以后,點燃柴禾放進鍋灶口里面,右手拉風箱,左手添柴火。這是農村伙房里最常見也最溫暖的一幕場景。
   如今,村上好多人家都不使風箱了,有的用上了電吹風,更多的人家買了液化氣罐,或是砌了沼氣池,或者用電磁爐、電飯煲做飯,方便,干凈,還省事、快當。還有誰家拉風箱燒灶火做飯呢?曾經裊裊升起的炊煙,慢慢就成了斷落經年的回憶。

共 3647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鄉情憶舊類的文章。在昔日的鄉村,風箱是千家萬戶日日離不開的緊要生活用品,吹火、做飯基本上全得靠它。余生也晚,讀罷卻感同身受,這古老的風箱,讓人想起了流水的柴火,以及裊裊的炊煙……散文在情感上,通過對鄉村風物的描寫,表達了對于鄉村生活和鄉村風物的懷念和熱愛。在行文過程中,作者觀察細膩,文字樸實,鄉土氣息濃郁,透過風箱,依稀可以預見作者對于生活的體驗,如老相片一般。文質兼美,值得品讀。——編輯:柳約【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016093009】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柳約        2016-09-28 22:49:32
  柳岸君圍繞主旨行文,詳略得當,對于舊物件的描寫很全面,透過風箱,抒發了濃濃的鄉情。
一笑寂寥空萬古,三分明月照大江。
2 樓        文友:柳約        2016-09-28 22:53:12
  此篇讀完,感覺語言風格有些平淡,與柳岸君之前的田園散文相比,文字之間缺了幾分靈動,大約是我沒見過風箱,沒有那樣的經歷吧。
   感謝賜稿,問好。
一笑寂寥空萬古,三分明月照大江。
回復2 樓        文友:柳岸至水        2016-09-29 13:00:21
  謝謝柳約君,感謝你的精心編輯和編按、點評。問候秋安!
3 樓        文友:暖冬        2016-09-30 14:34:28
  好熟悉的場景,在柳岸君的妙筆下鮮活起來!
回復3 樓        文友:柳岸至水        2016-10-01 06:35:20
  謝謝暖冬,節日快樂!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彩票有哪些